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李旭斌:离爱有多远
    李旭斌:离爱有多远
    • 作者:李旭斌 更新时间:2018-11-14 09:06:30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812

           车已报停两月,我还不敢上路。自从父亲出事,我往方向盘前一坐,父亲那血肉模糊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他让我这作女儿的悲伤,同时还毛骨悚然。这两天为了消除那血淋淋的记忆,我强打精神调整思绪,想点新的东西,这下便想起了他。我们只见过两次面,可两次我都对他太过份,现在我突然感觉很内疚,又觉得心里有很多话,只有对他说才合适。

           我拨通了他的电话:“高伟吗?”我很想见见你。“见我?”话筒里传来了笑声:“是还没骂够吧!”“不不!现在想明白了,十分抱歉,我想当面向你道歉,还……”下面的我不知怎么说才好。对方停了停:“好吧!老地方。”

           老地方是当初婚介所为我们指定的。那天,婚介所说一个“看管老虎”的人很适合我,要我们见见,我想他一定是动物园里的管理员,谁知是个穿“狗皮”的交警,见面我的火就烧上头来,先骂他是骗子,接着问他“你还认识我吗?”他说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我说岂是见过?那次你扣了我的证,我好话说尽,你连一个微笑都没给,还罚了我200元钱。他说他天天扣证罚款,罚过你一点都不奇怪。我还问他“你知道我们司机最恨谁?”他说我知道是交警,我又说:“你想想我们之间离爱有多远?”他红着脸很不自在地笑笑。我当时想,你他妈天天在我们面前威风,今天我也刹刹你那虎威。那次我们虽不欢而散,可我心里痛快极了。

           又一次见面在那个我不敢回想的日子。那天早晨,父亲起早去卖菜,被一辆飞奔的车撞了,我因出车中午才赶到医院,那会儿我发疯似地扑向父亲,一掀罩子他那血肉模糊的躯体吓得我惊叫一声后退几步,情激中我不由转身扑向旁边那个穿“狗皮的”,把悲和气都撒在他身上。我连哭带打还骂。我哭我爹死的惨,骂交警只黑着心罚款不好好管车,把眼泪鼻涕弄了他一身,还撕破了他的衣,奇怪的是他一直没动。二叔见我太不像话,拉开我说:“你可别错怪了高警察,是他救你爹来医院的,忙到现在他还没吃早饭哩!”这时我才抬起头,原来是他……

           “老地方”在广场的一角,我等了好一阵终于等来了一个姑娘,她说是高伟让她给我送信,我接过信低头读了起来。

           赵倩:你好!我真的无颜来见你了,由于我们工作没做好,你父亲的不幸使我心里很不安,请你原谅。我没有骗你,我的确是“看管老虎”的人,你看这路上疯狂着的钢甲铁马,随时都可吞食生命,哪个都比老虎凶猛,所以职业不允许我们有太多温柔。我们整日板着脸对司机使狠,我要是司机我也恨。

           也许今后我还会扣你的证罚你款,请你骂我之后再原谅我,要知道我们的铁面下也是慈母心肠,你早晚会理解我的,母亲常打骂孩子,那也有爱的成份。

           最后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终于有女友了,就是送信的女子,我们整天冷面铁心的不容易呀,这是我第28次找对象,请为我祝福一次吧!只一次……

    我抬头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直到无影无踪。不知怎的,眼睛里总容不下不争气的泪水。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