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会员作品 >> 张爱军:雨,是为我下的
    张爱军:雨,是为我下的
    • 作者:张爱军 更新时间:2019-08-20 11:15:35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410

    拿到赠书后,没有立即打开,没有直奔家门,也没有打电话发微信告诉任何人,我想说,这一回,我是认真的。

    慢悠悠的骑着自行车到了河套公园,刚才还算晴朗的天空,从四下里窜出许多云来,正在朝我头顶上方完成集结。要下雨了,已能感觉到凉风贴面的快意。看来,在这里独自庆祝一下的打算是不行了。果然,这雨就淅淅沥沥下了起来。我迅速将车子骑到交警站岗的大伞下避雨,两手捏紧了书袋,让书贴着我的身体,两本杂志朝外。目光稍微环视了一下,她们先我一步躲进来,脸上正洋溢着欢快地笑容。我站在她们中间,显得比交警还正规,我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内心却希望她们能觉察到我的深沉和儒雅。特别是有了这个书袋。书袋是纯棉粗纺,制作精良,下面一行小字。我特别喜欢,里面装过白先勇的《细说红楼梦》、傅乐成的《中国通史》,以及《重读八十年代》等。当然是别人送的,我外甥女婿刘强。知道我是两脚书橱,有好书和好茶就统统拿来,我则照单全收,来而不拒,来而不往。

    其实,不是这个叫陈旭的编辑发消息,我早就将此事忘掉了。好像是去年深秋时节投的稿,也是我搁笔二十多年后,第一次写作、第一次投稿。有那么几天期待后就不抱什么希望了。是刘秉忠老师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和认可,他看了后,让我试着给“首届内蒙古农牧民诗歌大赛”投一下。其时,“大赛”组稿已于前一天结束,不过,接线员很热情,说你赶紧发邮箱过来,我给传过去,看行不行。我按照她的指示把作品传了过去,之后,相互再无任何联系。媳妇不知道我又“重操旧业”,问我这个“起夜家”是不是肠干,我嗯了一声。二十多年前,我真是一个狂热的文青,“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亡者弯曲的倒影”,我有足够的悲观垫底。要不是因为缺乏足够的勇气和才气,或许,也会把自己的身躯当枕木,让生命的列车呼啸而过。现在,我依然坚持活着,写不出香草美人,也悲观不厌世。从古到今,凡才小胆儿廋的基本都能存活。不为五斗米折腰不行,要折到腰间盘突出。老陶说这话时,刚卸任彭泽县令。之前,老陶还说过“人生归有道,衣食固其端”。他为亲老家贫出仕,我为一家三口奔命。谁都不可能生活在真空里,有了一个稳定的生活之后,你才能捋着胡须说“倾身营一饱,少许便有余”。

    坐到书桌前,略微调整了一下呼吸,没有直接翻到第一百五十二页,先要拜读一下获奖作品。嗯,一等奖作品果然不错,山楂人生五味俱全,才高而情深。我被收录在一百五十二页,距获奖作品一百多个页码,我的心情一点也不复杂,不以求之为嫌,不以去之为高。窗外无根之水盈润我心,正是“雨来细细复疏疏,纵不能多不肯无”。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