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会员作品 >> 罗光成:三河的时光
    罗光成:三河的时光
    • 作者:罗光成 更新时间:2019-09-05 02:49:15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529

    走过江南塞北,颇见过几处谓之“三河”的地方。不用问,都与水有关,与河有渊源。只是,有的,如今依然水之汤汤,波之粼粼;有的,流水早已见异思迁,远遁他乡,被时光的尘埃堙灭的河床,只能从老人们口中,断续复活,给人留下些丝模糊的忆念,或猜想。

    此刻,我来到了三河,安徽肥西的三河,历经千年时光,至今依然水之汤汤、波之粼粼的古镇三河。

    数千年前的那段日子,三河古镇还是一块高高的丘地。近水而无水,干涩而贫脊,人迹稀少,鸟鹊群集,那时被叫做“鹊渚”,也就是最恰切不过的啦。慢慢,在时光之手看不见的布局谋篇下,鹊渚的地貌,开始了沧海桑田:从浩淼的巢湖,第一道溪,在鹊渚上流淌了;又一道溪,在鹊渚上流淌了。借助巢湖浪涛不舍昼夜地拍击,以及流水锲而不舍地舔抵,两条溪水,渐至丰满,渐成气候,渐而成河。两条柔情的臂膀,把鹊渚揽在了巢湖的胸口。后来,时光之手再一次按捺不住创作的冲动,摁下魔指,拦腰在两河之间只轻轻一划,又一条河流,就在两河之间唱响了生命之歌。贫脊的丘地,一下有了呈A字排布的三条河流,一下有了最宜人居的丰流活水,鹊渚的先民们,内心的感奋、感激、惊喜、感恩,是多么注定地不可抑制啊。他们奔走着,蹦跳着,欢喜着,呼告着:我们的鹊渚有河啦,对,我们的鹊渚有三条河啦!……这样的喜讯,搭载风的翅膀,还有鹊渚上遍地稻花无法掩遮的芬香,一下子回响大地,传遍天下。“我们的鹊渚有河啦,对,我们的鹊渚有三条河啦!” 大地上逐水草而居的先民们,不啻看见一座生存的路标,不啻听见一声召唤的春雷,不啻面对一席免费的美味大餐!他们心里念着:去鹊渚,去三河!口中喊着:去鹊渚,去三河!揣着梦想,携家带口,从四面八方,高举希望,直奔鹊渚,直奔三河!

    就这样,“三河”正式替代“鹊渚”,成为这块水草丰美、鱼肥稻香的土地最具诱惑的标签。这样的标签,虽同样因了三条河,但却已从河的数量概念本身,上升为人类与水、与河流、与自然,与生俱来的相依相偎。这样的三河,从先民们口中,一开始,就带上了强烈而真挚的感恩色彩,从数千年前那个名叫“鹊渚”的高高丘地上,一喊成名,一路流传。

    米饺,还有老街,应是三河物性与精神的恰切表征。

    庐江也是有米饺的。庐江也因米饺而让我心生好感,时常念想。而三河的米饺,相比庐江,皆为上品,但做工上似乎更加用心,可能从一开始就是想让你看着喜欢,吃着不忘的。上好的糯米粉,经过一系列繁杂的工序,被揉捏成一个个美妙的饺坯。一双长长又长长的筷子,夹起一个又一个美妙的饺坯,放进滚沸的油锅,不时稍加抄动,任其翻滚沉浮。等到火候恰好,用笊篱捞起,外表焦黄酥脆,内质玉白粘糯,加上荤素搭配到十二分好处的香馅,三河米饺,在我眼里,就足可以一敌满桌的珍馐啦。在三河古镇,一杯太平猴魁,三五只三河米饺,对我来说,有时,就已是足够而好极了。

    在三河老街行走,我选在了清晨。在这个本是暑气熏蒸的季节,老街竟有微凉的晨风,一拂一拂地,迎面而来;竟有潮润的水膜,让街心一块块青石,映漾着天光,也仿佛隐现着古镇遥远的过往。河水,从老街身后静静地流过;石桥,在河上猫拱起时光的脊梁。细量老街,脚步在潮湿的青石板上一路拍踏,油然心生满满的敬意与欢喜。感觉,三河的老街,与嘉兴的乌镇,还有鲁迅的外婆家——绍兴安桥头,一时竟有了气韵上的叠印。所有临街的门房,都是古老的槽门,上面是原木开槽,下面是青石条开槽,原木与青石条上下相望,平行相对。一块一块厚实的门板,沿着槽道,顺次推进,紧密挤挨,立地顶天。木质的柔和亲切,与整体的凛然神圣,折射出古人生存的智慧,和人生的格局来。这样的槽门,在实用上是多么地灵活——下几块门板?门脸开多大?一切根据条件,适应需要。日常的经营交往,下三五块门板,也就显露宽敞了。远朋来了呢?至交来了呢?三河里随着一串桨声欸乃,或小火轮的突突突,从远方订购的成批货物运达了呢?门面后院作坊里,积日累月生产的货物需要搬到河岸运往他乡呢?生意大鳄来了呢?达官贵人来了呢?这样平日只下几块门板的门脸,就显得有些雍塞仓促了。这时,按照来人的名头、生意的大小,一块一块,多下几块门板,扩展成适合的门脸,甚或把所有的门板都下下来,让阔大到极致的门脸,显出主人的热诚与敬意,也隐显着主人的殷实与底气——瞧,我都把槽门全部打开了,我都把家底全部亮给你看了!这是一种多么让宾主双方自由畅然、互尊颜面、彼此深信、尽享风光的物态呈现啊。……这样的三河老街,随时都能让人进入对往事的追忆,随时都能让人收住尘世间无法不浮躁的心。以手心,轻抚门前的石狮 ,感知蹲守千年的石狮,不苟言笑的严肃中,掩藏的历史的温度;用手指,轻扣一块块厚实的槽门,问一声,你阅尽千年岁月,过尽滚滚红尘,请告诉我,我们究竟从哪里来,又要向哪里走?

    老街边的青石马槽,赫然置地,仿佛那些马儿,刚离开不久。凝神屏息,似乎还能隐隐听见不远的嘶鸣。半槽水面,嘀嘀哒哒,忽然盛开朵朵璨然水花。抬头,一片雨做的云,晨风里,正从老街的树梢上,悠然而过,仙袂飘飘……我全部的身心密码,瞬时被谁全部打开——在三河古镇,在清晨的老街,与万千世界,疑似实现了信息的互译。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