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羊毛:乡村廉事
    羊毛:乡村廉事
    • 作者:羊毛 更新时间:2020-04-13 10:00:50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164

    年满月坐在墙根磨盘上吸香烟,忽然他掐灭烟头,毅然决定要对年谷雨的问题进行“初核”。


    年谷雨是年庄村主任,也是年满月的儿子。年满月本人不是干部,他只是年庄的普通村民,但别人爱喊他“年纪检”。缘由是年满月平时爱唱戏,一次乡里组织泗州戏汇演,女班主让他饰演乡纪委书记,年满月演得活灵活现。村里于是有人喊他“年纪检”,没想到这么一喊却喊开了。年满月决定“初核”,因为他发现当了村主任的儿子露出令他憎恶的“腐败尾巴”。


    前一天晚上,年满月坐在墙根的磨盘上吸烟,这时一个人走过来。年满月听那人一声干咳,断定他是后庄张广林。因为“广林”两个字可以组成“麻”,村里人说话风趣直白,喜欢喊张广林“麻子”。年满月站起身,递了支香烟给张广林:“麻子,怎么好长时间不来吃酒?”张广林接过香烟诉苦道:“现在咱满身都是虱子,哪有心思喝闲酒?老伴这几天犯痴,现在咱家这地又要被征收。”年满月很快想起来,不久前张广林在他家喝酒,两人因为土地补偿过程有没有猫腻争论过。张广林当时说:“年纪检,这文件是死的,人不是活的?谷雨他肯帮咱计谋,多陪两个也不是大事!”年满月驳斥他:“你说的时代过去了。”张广林酒喝多,学着从电视上贩来的话不高兴地说:“年纪检,咱知道你私心重,不就是爱护儿子的羽毛!”


    年满月警觉道:“麻子,这么晚干啥去?”张广林支支吾吾说:“咱来找谷雨,哦,没什么事,就是把身份证给他。”年满月嘀咕道:“谷雨又不是会计,他要身份证干什么?”第二天清晨,年满月坐在磨盘上吸烟,他见年谷雨打开院门,赶紧凑过去。“给你发短信怎么不回?”“什么短信?”“谷雨,麻子究竟是几月份出生?”“问这个干什么?”“这个麻子,老和咱比大小。”“你问咱,咱怎么知道?”“昨晚他不是送身份证给你?”“爸,不是咱说你,你戏演多了,整天查这查那,咱几时拿他身份证!”


    这样,年满月就断定张广林说了假话。于是,他故意将平常坐在磨盘上抽烟的习惯改了,躲在院子里不再露面。果然,没过几天,年满月就获得新情况。这天晚上,隔壁传来敲门声。年满月从门缝里伸出头偷看。张广林站在年谷雨家院门口,左手提着一包龙虾,右手提着一只草鸡。年满月顷刻间火冒三丈,小声骂道:“呸,苍蝇!”


    老伴张采莲是年满月的忠实助手。傍晚,年满月交待老伴给张广林打电话,说是请他到家里喝酒。年满月想通过酒桌上切磋,从而对年谷雨的问题展开“调查”。张广林下午接到年谷雨电话,告诉他想过来吃晚饭。他估计自己求托的事应该有眉目,在锅上锅下激动地忙活。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张广林接听后得意地笑了。因为不满年满月护着儿子,张广林故意躲他。“满月害怕得罪咱,定是想摆酒赔罪。”张广林很开心,对张采莲道:“哟,还真不巧,晚上咱有应酬。”


    年满月对张采莲说:“广林说他有应酬,你信不信?”“麻子点子多,哪有这么巧事!”“对了,你不信就对了。”年满月让张采莲回娘家,顺路到张广林门上一探究竟。侦察的结果,让年满月大吃一惊。“广林把谷雨和小田俩口,请到家里喝啤酒,饭桌上的两只盆里,装满了龙虾和鸡肉。”年满月没想到“案情”发展这么快,嘀咕道:“先是收礼,后是接受吃请,这可是典型的顶风违纪!”但他对这样的初核结果没有一点成就感,心情越发沉重。


    吃早饭时,张广林坐在饭桌旁一张一张数钞票,这时年满月推门进来。张广林吓了一跳,本能地站起身,百元大钞掉了几张到地上。年满月喝道:“人赃俱获,还不给咱说实话!”张广林被年满月吓懵,点头哈腰道:“咱说咱说!”待他反应过来,反问道:“咱说什么?”“广林,你给咱老实交待,不然咱马上给乡纪委唐书记打电话。”“年满月,你不要步步紧逼!”年满月缓和说:“他大舅,你别紧张,先跟咱把事情说清楚。”


    张广林嘟囔着嘴。“年纪检,你只是个假纪检,可别入戏太深,咱不过就是求谷雨帮点小忙。”“这小忙怎么帮法?”“修大桥刮到咱家二分地,上面每分地补偿五千,经过谷雨通融,给咱多算了点,昨天给咱送来一万五千元。”年满月听张广林说完,生气道:“这事完全清楚了,你给村主任送龙虾和公鸡,还请他吃一顿,就多了五千元。”张广林听了年满月定论,慌忙辩解:“咱说假纪检,不是这样,也不完全是这样。”年满月望了一眼地上的龙虾壳甩手出门。


    年满月决定审问儿媳小田。“小田,现在咱问你,你要实事求是!”小田听了年满月严厉的“台词”,感到一头雾水。“小田,你跟年谷雨是什么关系?”小田被年满月吓了一跳,惊讶地望着张采莲。年满月道:“你们与张广林有没有经济交往?”“经济交往?没有。”“真的什么交往都没有!”“哦,您这么问,咱想起来,麻大舅送过来一只鸡和一包龙虾。”


    年满月望了一眼张采莲,心里道:“嗯,说实话了,还算诚实。”张采莲关切地问:“后来呢?”“咱们不要,和他推推扯扯,他就是不肯拿走。”“后来呢?”“谷雨将龙虾和鸡拿到饭店里加工,然后送过去给舅妈补身子。”“那谷雨帮你麻大舅多领五千元,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件事情,谷雨交待轻易不要说。”“这也是实话,徇私舞弊套取资金,怎会轻易对外说!”“爸,事情是这样,麻大舅多次找谷雨,说是日子过得揪心。咱们看他困难,私下给他钱他又不要,这次他因土地补偿又来缠谷雨。”“后来呢?”“谷雨以补偿名义,拿咱家的钱多给他五千元。”年满月和张采莲轻轻舒了口气。年满月道:“听你说得天衣无缝,证据呢?”小田哭笑不得地说:“证据?咱手机里的取款短信还在这!”


    一轮满月挂在天空,年满月心情大好。晚上,他亲自下厨多做了两道下酒菜,让从不饮酒的张采莲陪他喝上几杯。酒桌上,年满月就张广林的事,又帮村主任年谷雨挑出了好多刺。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