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李艳民:怀念那只叫阿黄的狗
    李艳民:怀念那只叫阿黄的狗
    • 作者:李艳民 更新时间:2021-01-11 09:16:27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273


    阿黄是我家养的一只狗,它来我家时才刚满月。那时的我,大约5岁。

    一开始,我们并没有给它起什么名字。它是笨狗,没有什么品种。在农村,极少有家庭去花钱买一只品种狗来养.谁家的母狗下崽儿了,给人家打声招呼:“满月了给我家逮一只吧?”“好啊好啊。”那家人都这样应下来。

    逮谁家的狗崽儿来养,对这家人是好的。说明你家养的母狗得到大家的认可,是看家护院的好手,还有一个特点,这母狗不是乱咬人的疯狗。于是,阿黄来到了我家。从此,我便多了一项任务,把剩饭,熟的猪食等端去给它吃。

    笨狗在家里,要拴着养上几年,是为了让它识得这一家人,也防止疯跑丢掉。阿黄两岁时,已经长到约90公分高了。父亲便解开了拴它的绳子,它开心的不得了,到处撒着欢,只要谁“嗷嗷”叫两声,它就马上跑过去摇着尾巴。那时,正在上映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阿黄的名字由此而来。

    解开绳子后的阿黄晚上和我家的猪、牛一起住在西边的窑洞里。阿黄虽然是一只笨狗,却极聪明。它认得常来我家的几位邻居,每次他们

    走进来,它就在喉咙处发出“呜呜”的声音。这时,邻居就会大声喊我们的名字,我们一应声,它就马上摇起尾巴表示欢迎。如果邻居默不作声往里走,它就由“呜呜”变成了“汪汪”声。邻居们常说,你这只笨狗,真精。

    每天清晨,父亲都会早起到沟西的水井挑水。夏季,井口泉眼的出水量会小些,起床迟的人,挑水时往往已经没有了。冬季,5点多时,路上还是灰蒙蒙的。每天,阿黄只要一听到院子里有人走动,就使劲扒着窑洞的门。父亲挑起水桶,它就一个箭步跑到前面。一路上,阿黄始终跑走小路的前方,夏天趟去路边的露水,也把草丛中的蛇吓得匆忙逃窜,冬天则和父亲作伴。

    我家的自留地,在院子的下方。红薯从种下开始,每天都要留意各家的猪跑去吃红薯叶,到了挂果时,更是要防止猪来龚。每天放学,我们便一边坐在门口的石板上写作业,一边留意地里的情况。一旦发现地里跑去一头猪,就命令阿黄下去撵。别人家的猪,阿黄都是很凶的样子,追着它们跑,而遇到我家的猪,它便只在后面追,一直把它们追回家里。唯有一头猪,胆子大又厚脸皮,无论你怎样吆喝,它就是赖在地里不走,即使阿黄跑去追它,它也只是在地里兜圈圈。

    有一次,那头胆大又厚脸皮的猪又跑去我家地里了,阿黄撵了几次,它又折回来。我在上面大声说:“阿黄,咬它!”阿黄竟像是听懂了似的,果然追上那头猪,照着它的屁股咬了一下。从那以后,那头猪再也不敢去我家地里了。

    起初我们唤阿黄,都是发出“嗷嗷”的声音,村里人都这样唤自家的狗狗,但是阿黄能听出我们的声音。有一件事的发生,让我们对阿黄的智商有了新的认识。

    有一个时期,流行吹口哨,收音机里也常放着别人吹出的美妙音乐。我和妹妹也每天学着吹歌曲,但只能吹出两三个音符。一天下午,从地里干活回来的路上,我们又吹起了口哨。忽然,我吹出了一整句的旋律。正在我激动万分的时候,阿黄忽然从对面疾驰而来,围着我转了好几圈。我和妹妹一脸惊讶,一会我才想明白,我们吹了一路,口哨声被在家里的阿黄听到了,它以为我们在召唤它,所以急急忙忙的赶过来。要知道,家和田地间有几里的路程呢。

    因此,阿黄获得了一个好名声。因为它不仅会看家护院,还异常聪明,完全不像一只笨狗。

    小学三年级的一个夜晚,我下了晚自习回到家,阿黄一直追着我,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我抱抱它,它仍旧“呜呜、呜呜”叫个不停。仔细去看,它的眼睛里竟然流出一股股的液体。我吓坏了,忙问母亲,今晚家里发生什么事。母亲这才忽然想起来,晚上收猪的人来了,满院子的追着逮我家的母猪。

    “咱家的猪不好逮,你爸又不在家,收猪的几个人费了好大的劲儿呢。那时阿黄追着咬那几个人,我还训它了。”母亲说。

    我一下子全明白了。阿黄是看到一群人把和它日夜生活在一起的母猪逮走了,心里难过,看到我回来,呜呜的和我说呢。那流出的液体,是阿黄的眼泪啊。那一刻,我抱着阿黄,流着眼泪,安慰着它。阿黄的呜呜声,一直持续到爸爸回来。

    又过了几年,各处开始出现疯狗,村里发出了通知,要求在限定时间内把各家的笨狗处理掉。处理的方式有两种,一是由打狗队的人打死,二是自己处理。

    听到这个消息,我大哭了一场。我们一家人也难过了几天。最后,在一天清晨,父亲骑着自行车把阿黄带到了县城的一家狗肉馆。

    阿黄是在父亲走后被杀死的。因为父亲央求过那家老板,等父亲走了

    再动手,还要动作利索,一定要让阿黄少一点痛苦。

    阿黄走了,性格内向的我难过了许久。没过多久,又允许养狗了,父亲又陆续从各家抱来几只刚满月的小狗,但是都无辜夭折了。一直到我上了初中,离开了家,母亲又养活了一只,只是那是一只真正的笨狗,养了几年还不认得人。

    直至今日,我再也没有养过狗。当我独自走在路上时,当我吹起口哨时,我总幻想阿黄听到我的口哨声忽然跑过来,关切的望着我的眼睛。或者,看到迎面别人手中牵着的一条狗,我会在心里默念一遍:阿黄,阿黄。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