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好诗赏评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在场 >>  百家争鸣 >> 央嘉措的诗与情:一代神王的爱情幻灭
    央嘉措的诗与情:一代神王的爱情幻灭
    • 作者:东方 更新时间:2011-01-11 04:09:54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761
    [导读]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 仓央嘉措,西藏六世达赖活佛,西藏最伟大的诗人。 他生于1682,卒于1706年,一共活了24岁。短短的二十四年中,他做了11年活佛,写了70余首诗歌,做了3年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

    仓央嘉措,西藏六世达赖活佛,西藏最伟大的诗人。

    他生于1682,卒于1706年,一共活了24岁。短短的二十四年中,他做了11年活佛,写了70余首诗歌,做了3年情人。

    后来,他的爱情流传到了前藏、后藏、山南,流传到了世界每一个角落,所有去过西藏的人,都知道他的爱情。

    三百年中,他的诗歌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在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流传,日夜传唱,生生不息。西藏,那个男人已经离开了三百年。

    他的诗歌有初识乍遇的羞怯,有两情相悦的欢欣,有失之交臂的惋惜,有山盟海誓的坚贞,也有对于负心背离的怨尤。由于作者特定的身份,所有的爱情最终指向的是幻灭。

    仓央嘉措。一个诗人,一首情歌,一段传奇。


    名家推荐

    “有许多先贤环绕我,萨格尔撰写一部关于我的格言,格萨尔以为他的神力来源于我,仓央嘉措唱着献给我的情歌。”——西藏著名作家,人大代表阿来

    三百年前,一个孤独的男人,以生命为代价写下一组情诗,流传至今。现在,一个同样孤独的男人,孑身一人前往西藏,为了祭奠那一个在西藏飘荡了三百年的灵魂。这是一次朝圣,也是一次洗礼,更是一次自我的救赎。——《中国国家地理》

    “仓央嘉措,这一个孤独桀骜的诗人,为你,在西藏上空吟唱了三百年,日日夜夜,永不停息。” ——畅销书《藏地密码》作者何马

    “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要怀着最圣洁的心灵翻开这本书,带着这本书去西藏。这就是都市人最缺乏的虔诚和信仰。”——巴娃,代表作《藏地奇兵》

    “只有这样一本书,才能纪念那一个在西藏漂泊了三百年的孤独的骄傲的灵魂。这样一个为了信仰而战的男人,他行走在西藏,生活在西藏,最后也将死在西藏。” ——西藏知名女作家、摄影家多吉卓嘎


    精彩书摘


    读仓央嘉措,要从这首诗开始。

    那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在皑皑的雪山中遥遥而望。一道孤独而绝美的清影,那是仓央嘉措的背影,也是整个西藏的缩影。

    那一夜,我饮了烈酒,听了雁鸣,在醉眼朦胧中又读到此诗,一时竟然无语。

    推开门,在寒夜中迎风而立,默默缅怀着那一段消逝在风中的爱情,祭奠着那个早已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男人。

    我仿佛看见他,孑身一人,月光下一道孤独的清影。在这样绝望而古老的爱情中,时间仿佛停滞,他千百次回望,一转身,便老了三百岁。

    是夜,万籁俱寂,万物萧杀,天地之间仿佛唯我与此诗共存。读毕,怅然若失,看那风逐花落,流水远逝,一切恍然如梦。

    在这个寒冷空寂的夜晚,我能深切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孤独。他的无奈、他的伤悲、他那悲天悯人的温柔,我仿佛听到那遥远的歌声,飘渺而绝望,瞬间便穿透了三百年。

    我转过身去,看着他,一眼便是千年。

    恍惚间,远处仿佛传来了古老的情歌,歌声幽远而孤绝,瞬间便洞穿了三百年。

    一个寒夜,一弯残月,一个孤傲的男人和一首绝望的诗。

    这样绝决的感情,譬如爱情,譬如死亡,只能追忆,无可挽回。

    诗中记录了一个绝美的故事。

    也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也是于万千人之中,万千的时光中蓦然相遇了,也是那般双眸相对,眼波流转,相互惊艳于一瞬间。

    爱情,就这般默默发生了。

    他们原本只是路人,在路上已经走了那么远,旅途的风霜、旅途的苦日和汗水、旅途的辛酸和疲惫,让他们都很累了。

    他们的相遇,也在那一个瞬间,只需要那一个瞬间,那样一个令人怦然心动的瞬间。

    原本就只是路人,也不会有什么故事。

    没有什么邂逅、重逢,遇到后也没有更多的言语,只是这般对视着,依恋着、遥遥地望着。似乎相恋许久的恋人,重逢后也不会有太多的言语。

    这,就是最古老的爱情吧。

    若,他们像如今的快餐爱情,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那也就简单了。

    亲爱的,不要问我会爱你多久。我只是现在爱你,仅此而已。

    我只能陪你走完这一程,一程的风雨,一程的爱恋,一程的别离。以后的以后的以后,我不能陪你一起走过了。

    不,不要哭泣,也不要说爱我。在离别的那一刻,请让我们紧紧拥抱,至少在这一刻,我爱你,你爱我。

    他们若真这样萍水相逢,相爱于斯,爱过了便走开,相忘于江湖,那也便再无以后那些纠缠,天底下也就少了那么一段世世代代传诵的爱情故事了!

    不,这不是他们要的爱情。

    若不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那么,他宁愿选择死亡。就让我用血和铁,去捍卫我这圣洁爱情的尊严。

    在他生命消失的那一刻,这段爱情也被永远定格,成为了永恒的藏地绝恋。

    也许,这就像是那首情诗中所描述的吧。

    “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我仿佛看见他,虔诚地转过威严的圣山岗仁波齐峰,拜过圣洁的玛旁雍错湖,叩拜过神秘的苏堵坡佛塔;匍匐在地,上下求索,叩长头于山路,不是为了朝拜,只是为了能再次与玛吉阿米相见。

    他匍匐在山路上,忍受山路的泥泞、石子的尖利、烈日的曝晒,他焚起藏香,虔诚祈祷,也不是为了觐见,只为可以贴着她的温暖。

    玛吉阿米,你现在又在哪里呢?

    前方的路还有很远,山路遥遥,你知道我此刻正在想你吗?

    虽然相爱的道路很崎岖,也很漫长,但是,我还是决定坚持下去。不管有多么漫长,我都会一直陪伴着你走下去,哪怕是到了生命的最后一秒,我也定会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请你相信我,我会陪你爬上圣山岗仁波齐峰,为你采摘到雪峰上最美丽的那朵格桑花;我会陪你转到玛旁雍错湖,为你捧起最清冽的那一泓泉水。

    玛吉阿米,请相信我。

    如此痛彻心扉的诗歌,如此绝望的爱情,也只有仓央嘉措的笔端方能倾泻得出。

    仓央嘉措,从左到右,轻轻念出:仓央嘉措。

    就是这个名字。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

    这是三百年前最美丽的童话。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