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好诗赏评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父亲,心中永远的太阳
    父亲,心中永远的太阳
    • 作者:静洁百合 更新时间:2010-01-11 06:07:20 来源:东方之光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3625
    [导读] 我见到我的父亲了。 我见到他的时候,隔着一条河,站在河岸上,人瘦了,消瘦的国字脸露出了高高的腮骨,满脸的络腮胡像板栗球(刺猬),凹陷的眼露出滞呆的目光,显得异常苍老,父亲向我招手,我见到他好高兴


    我见到我的父亲了。

    我见到他的时候,隔着一条河,站在河岸上,人瘦了,消瘦的国字脸露出了高高的腮骨,满脸的络腮胡像板栗球(刺猬),凹陷的眼露出滞呆的目光,显得异常苍老,父亲向我招手,我见到他好高兴好高兴,我努力地对着他喊,大声喊我父亲,他就是不应我,只做手势,意思要我回去,我见到我父亲慢慢朝一条小路走了,我哭了,奔跑着,想追赶我的父亲,可是,我就是跑不动,嘴里也喊不出声来,我伤心极了,抽涕得直打着呃,你干嘛,你干嘛,耳边响起了喊声,身体被推搡着,我爱人把我从梦中拽回了现实,原来,我做梦了。

    醒来时眼角还挂着两行眼泪,睁开眼,眼泪顺着眼角流淌下来,滴在耳朵里了。心还是在深深思念父亲的情感之中,欲不能拔了。回忆,犹如潮水一般汹涌地涌上了我的心头。

    当我懂事的时候,母亲很年轻,也很美,三十多一点,可我见到我的父亲已经是五十岁了,一口怪腔怪调,沧桑的额上,眼角,无情地留下了像犁了一般的沟痕,但古铜色的脸上却永远带着微笑,头发已经出现了点点白发,一双手,已经磨砺得像砂布一样,粗糙,手指异常粗壮,手掌宽而大。我想不明白我的同伴的父母都很年轻,为什么我的父亲就这么老?幼稚的我,缠着我的母亲,老是要她给我解释这个问题。

    母亲实在被我缠得难以脱身,就从一只脚箱里面拿出了一叠陈旧照片,和一枚枚闪着光泽的奖章,母亲拿给我,我迫不急待拿起一张照片,看到我父亲一身戎装整整齐齐笔挺地站在队伍当中,清晰地看到他的胸前,有一块四方四正的标志,写着:中国人民志愿军"字样,还有几张是我父亲和他的战友们右胸戴着大红花,左胸带着几枚五角星的奖章,好威武,再看看手中的奖章,用铜制作的奖章依然闪着耀眼的光泽,鲜红的五角星依然夺目,和平鸽依然鲜活翱翔。我看到这些,眼前顿时出现电影(上甘岭)(南征百战)的镜头,啊,我的父亲好伟大,我的父亲是最可爱得人。

    从我母亲的口中得知,我父亲常德人,住在洞庭湖边的安乡,自小在襁褓中被自己的亲父母抛弃在他养父母家的屋角边的,而在我父亲未成人之时养父母得病早逝了,命运的坎坷,生活的磨难,迫使他卖身在一家地主家里当长年,因为我父亲勤劳,诚实,总算这家地主很喜欢我的父亲,对我父亲很好,帮我父亲成了家,盖了几间草房,但因抗战国民党抽丁,地主家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不被抓去,就由我父亲顶替了,那时,父亲新婚的妻快临产了,我想,当时父亲的心情肯定异常凄楚而无奈了。

    经过无数次的战火,经过无数次的生与死的较量,终于迎来了新中国的解放,父亲被俘在长沙,从此了解了解放军与国民党之间的差异,我父亲毅然投身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了。在部队里,经过党的培育,使我的父亲目不识丁能够看懂许多书籍,能懂许多道理,从一个长工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本来,全国解放了,完全可以回到家乡,而当时,美国挑起了侵略朝鲜的战争,父亲舍生忘死决定投身于援朝保国的战争中去。看到这沉淀淀的奖牌,仿佛又看见我父亲在弥漫硝烟的前线和敌人无数次的搏杀。

    当我的父亲满载荣耀转业回到家乡时,屋也没有了,妻儿也不见了。乡亲们见了他满脸的惊愕,邻居们告诉我的父亲,在他走后不久,他的妻产下了一名男孩,但因家境的窘迫,她的父母迫使她改嫁,用自己的孩子换来了五个光洋,七担稻谷。当我父亲听到自己的孩子卖了,忍不住的眼泪,从他的眼中滑落,梗咽地哭了。在乡亲们的指点下,看了他的妻,和被卖的孩子后,经组织的安排到了我母亲的家乡,深山中的一座矿山当矿工,伤心地离开了生他养他的洞庭湖。

    从我母亲的阐述中,懂得了我母亲为什么要嫁比她快大二十岁的人了的原因,不禁对母亲的选择而感叹,不禁对我父亲的胸怀,父亲的壮举而钦佩了。

    岁月的流逝,无情地洗去父亲的青春,年轻时经过战争,解放后,年年劳模,过分的劳累,终将抗不住风霜的侵蚀,在我刚刚成年时父亲身染重疾就走了。

    满胸的遗憾,满腔的悔恨,随着年纪的增大而越强烈,因而愧疚,时时缠绕在我的心肺-------父亲啊,女儿来不及给您端茶,来不及给您送饭,来不及伺服您,您为何走得这么急?

    深深的思念,深深地回忆,已经驱赶了我的睡意,脑中像放电影一般清晰,闪现我父亲的对我的爱,对我的呵护。

    记得那年寒冬,下得已经有一尺多厚了,我已被天花肆掠得满脸通红,而迷迷糊糊了,母亲在家急得团团转,眼泪止不住哗哗地流,母亲捎信给在矿山的父亲,父亲这才急忙赶回了家,父亲看见我这样病重,安慰了母亲,他非常清楚天花的无情,很多小孩都因贫困山村没有医疗条件,而夭折了,生与死全凭上天的厚爱。

    父亲全然不顾一天的辛苦和疲劳,把我包裹起来背在背上,头上顶着一块帆布遮挡风雪,那时的我不知县城有多远,只听得父亲的喘气声,脚下的叭喳叭喳踩雪声,耳边呼呼的风声。当我和父亲来到县城时,天已经亮了,父亲敲响了医院的急诊大门,医生为我退了烧,拿了药让我吃下后,父亲这才松了口气,迷糊的我看见父亲的衣服已经被湿透了,分不清那是汉,那是雪水了。医生被我父亲的无私的父爱感动,见我父亲全身没有一块干的地方,拿出自己的衣服给我父亲换上,从此我父亲和医生成了最好的挚友了。

    回忆起这段往事,我心就会震撼而感动,长大了,才知道我家到县城有八十多里崎岖山路,徒步十多个小时,艰辛可想而知了,没有伟大的父爱,就没有我的生命,没有父亲的无私奉献,就没有大家小家,没有父亲的呵护,就没有我今天的成就,父亲啊------终将成为我的榜样,永远是我心中的太阳。

    父亲------女儿希望你和母亲在天堂和睦幸福,来生我还是您的女儿!让我好好敬您,伺候您!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