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散文诗 >> 时光
    时光
    • 作者:鸣 铎 更新时间:2010-01-19 03:39:33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2452

     

     拒绝暗示
      
      如斜逸之枝,你的手势在幻象显映的区域,比真实还要醒目。
      山之阴,水之阳。
      十万大山。河水重叠。
      回归,莫非是灵魂的再次流浪?不要轻易靠近天空,那一匹柔软的忧伤密集着命运的本质和原色,空洞的靛蓝,沉重的潮湿,在这两种无法走出的状态中临风回首,我一身金箔,怀念叠满影子。
      ——山扶着山,道路叠着道路。起伏的荒蛮,凸现出美。季节露出渐钝的锋芒,谁能阻止那辦朝阳在峰巅上的奔跑?繁殖光明和凉爽的时辰里,浩瀚的黎明即将成为一个人的盛宴。
      你的手指在弹奏风景。
      一块冥顽的石头掏出血液的歌唱。
      一群背负天空行走的树木停了下来,露出一双双被时光咬伤的旧鞋印。
      轻些。轻些。如同神谕的降临。你的手势没有任何约束。在钙质流失严重的土壤表层,飘飞成昨夜花朵的疏影。直逼我膨胀的欲望、解读的眼神。
      太阳当顶,鲜嫩得像你的莞尔一笑。
      够了。够了。生活有着太多的乱花迷眼,只有你还站在最初的界域边缘,用删繁就简的指影画出惟一通往灵魂的捷径。
      清空心情。目睹一切。我不需要你暗示的方向,只想解读召唤,且人其中。
      指影缤纷——谁为我盛开的美?
      拒绝暗示,要心领神会。
      路过那树被惊雷拦腰劈成两截的菩提,我坐在自己的掌纹上。遥望春天悬挂树冠,仿佛聆听诗人讲述他前生的飞翔和黄金。
      
      风 中
      
      流水薄了。天空淡了。
      谁还手握年华,徘徊在命运的谵语中,谛听蹦跳的波光、偶尔的鸟影?
      一堆生锈的时间扔在路上。
      我能忘记贯穿灵魂的一些疼,为什么仍在怀念昨夜的冷?尾随三句鸟鸣走上丘陵,树木无风自动,游鱼把天空绣在水上,哦,幽独的人,铺展琳琅的褶皱,你辽阔的忧伤由谁来掸尽阴影?
      季节走在路上。像一群花朵提着一壶壶秋风远走他乡,沿心灵必走的道路,寻觅一生的善地,纵目望去,群山挂在睫毛上,千年大河细如一缕受伤的箫声。
      风声响起。我眼中的天空长发飘飘,山影缄默,所有峰崖、树木、石头纷纷站起身来,奔驰如怒狮。
      丘陵耸起,一如大地释放的震颤之痛。一切如空。如何擦亮时间?谁把天空扶起?
      我只能打开身体里的歌声。
      
      回 到
      
      让我回到青风的中心、素月的旧居。趁黎明和黄昏就绪后,怀抱良知、阗寂,在纸上的诗篇中摊开八百里山河。情节一马平川,独白回旋在故事之外,当树影像席地而坐的布道者,我会不会紧勒辔头,放眼远眺。安抚一生隐蔽的咆哮?
      让我采集一杯酒映照的天空、沁凉骨头的风。你懂得的,我一直用沉默抒情,当窗外的琴曲起伏旷古的悲欢,让我隐入黑暗之中,独酌明月,轻叩已残的棋局;让我把手伸入灵魂的波心,让一阕飞来的月色,把孤独洗白。
      让我呈列过往的片断,远离雷同的剧情,在时间的背影里走来走去。诗歌和爱情,是谁的还魂草?手擎一枝红尘的人。临水照影的林壑。目睹一行河畔的雁歌,从五百亩黄花中央升起,我要开始打磨内心的锈迹,谛听辽远的光芒。
      让我折叠好一路收藏的苦难,留下风中的光、骨中的血、酒中的火。在你的长发上我已走过九亭山水,却离完美还有多远?当落日为黄昏加冕,大地充满奇迹,我会以花为灯,学会洞察歧义。拒绝双关,让肉体恢复静态,欲望还原明澈。
      
      
      
      玉埋在深深地层,被黑暗包裹。用泪水打磨,骨殖,坚硬如岁月,比沉默还冷,仿佛里面流动着十万朵雪花。
      远离战火,远离贪婪,为被遗忘的生命带来启迪,玉的灵魂,被深不见底的孤独,濯洗得干干净净。在与时间无穷尽的角力中,黑暗深处,谁能活得像玉一样,如同入水之鱼、浴火之鸟?
      贴近大地,总能听见玉在跟自己的影子对话;刨开泥土,玉卸下尘埃。闪烁一种隔世的冷。玉有无数双能穿透天空的眼睛,一旦在阳光下全部打开,纯净的光芒,照见人身上的污点、创伤。
      抚摸玉,手总是自惭形秽。
      阳光朗朗,人,为什么反而对自身瑕疵视而不见?
      带着一身的洁,被加工成型,玉,摒弃了腐朽和碎裂,在切削雕磨中完美生命。其实,与其挂在皇权、财富和时尚的皓腕上,玉,更期待被羞涩的手,在月圆之夜,送给民间的爱情。
      
      让
      
      让一把剑刃道尽午夜的痛;让过路的阳光洞悉经年的风景。我会把手从季节边缘缩回来。抚摸路上奔跑的风。水从面前流过。是不是去年的蓝’
      坐在大地上的人,渐渐远离修饰和比喻。
      天空像一件衣。搭在肩上,越洗越白。
      靠近我。但不要抚触我,我会痛。
      天空像翅膀越升越高,让白雪和燕子在我体内同时回旋。一匹嫩水’信风剪开。让我踏过岁月的裂缝,接近像葵花一样自由盛开的黄昏。
      晦冥时刻,河流一粲然,落日新鲜如水果。
      岁月的刀锋,照亮我。
      让我像笔行走在白纸上。飞翔的鞋子是亲切的疼痛,钟声潜渡水底。无巢之月,已漂泊千年,让往事的余烬迤逦,化为音乐。
      左手水色右手天光,让一艘夜行船,犁开无边无际的夜;让茫茫烟波之上,寂寞越吹越蓝。
      月华丁丁当当。影子凋谢在脚印里。
      昼夜交替。一如爱恨交叉。大地扶起月亮,为谁掌灯?
      河已流得比童年远。回家时,我望见一棵树,小心翼翼地把月光!穿在身上。

  • 上一篇痛悼我海地维和英烈
  • 下一篇雪梅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