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散文诗 >> 洪华中散文诗五章
    洪华中散文诗五章
    • 作者:洪华中 更新时间:2012-05-17 03:02:13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4344

     

    夜色,还在加深

     

     

    很多年过去了。又是很多年过去了。一些人还在岁月的表面流连忘返,一些梦还在心的边缘翘首以盼。

    这是瑞海姆度假村的早晨,窗外一声鸟鸣滴落在半空,孤独像空气一样吸入胸腔;一把椅子的旁边是一张床,一张床挨着一个柜子,一个柜子连着一台电脑,静物都在写生,半杯浓茶是昨夜的残妆。

    努力忘记一个人,必须忍受时间的刀砍斧凿。

    我是一棵树,是在你孤独心灵出生、在你眼里长成的。你偶尔会来树下休息,有时自言自语,有时听听鸟语,光影你的美丽有着和谐的旋律。而当你终于在微凉的光阴里转身,你可曾知道,树的叶藏了秋,树的心也有体温

    你不来看我,已经很久了;在你的世界里,我的影像日渐渺小,心一点点剥落,有着尖锐的疼痛;但我没有眼泪、没有后悔,即使最后小成一粒尘埃,也会落进你的窗台,做着开花的梦,如水晶般葱茏。

    万里家山一梦中,文章何处哭秋风;多情也恨无人赏,谁打姑苏夜半钟。

    你笑着把我的心揉碎,纷纷扬扬一地的落红。

    为什么非要说洋葱无心,为什么非要剥开身体看个究竟---我的身就是我的心呀,一片一片如落花飘零,是再也回不去的曾经,泪水悄悄地落在别人的眼睛。

    哪里有什么分离,我们从未相聚;何来什么伤痛,我还是我你也只是你我的风花雪月,只是一个人的战争。

    锐利的文字,温柔地杀我---悲悲喜喜,分明是极细极细的一种雨。

    我不能说出的想念,它是那样的虚无、轻浮。当翘起二郎腿把悠悠想起时,其实对的世界一无所知,的世界里挣扎、辛苦、委屈,什么也没做,什么也做不了,连一个过客都不是。

    生活需要想象力,但不需要致幻剂。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丛林,留给的只是美丽的幻影。午安,小小的心。

    劈开粗硬的心房,泪水沤成血液的珍珠,秋天的花椒树又又香。

    鲜红的心装饰不了悲哀,所有为而来的花朵都已开败。

    不管是风是雨,明天总得继续;或许可以更糟,因为太在乎;没有什么可以失去,已经失去了很多。

    弦凄清,心欲颤,夜已散。

    带一卷书,行里路,选一天堂,和你一起看云、听、数星星---这份期许只能留在梦里留给来世。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浩淼的宇宙意识和刻骨的宿命感,伴随着人类文明的每一个足印其中最刺痛的两个词是:美人迟暮、英雄末路。美人迟暮,是时间的凋零;英雄末路是空间的桎梏。而时间和空间其实是一回事,美人年老色衰,命运收藏了曾经的容颜和欢爱;英雄日暮途穷,流年耗尽了最后的才情和梦想。因此,对于40岁的男人来说,最悲凉的莫过于:终于知道,这一次真的是没有宏图可展了;终于承认,自己和别人一样庸常、卑微;终于含泪转身,浪漫是一道消逝的风景。的心沉下去,没有回声。

    雪花是折翅的天使,融了化了在心里听,那是雪哭的声音

    痛楚的心灵的合欢,流逝的辗转的背影,**的秋意的嗟叹。

    夜晚依旧暗无天日,我和一个隐身女子握了握手,然后消散在空气中。

    在那蓝得伤心的天幕上,你这颗孤星还要流逝多久?

    一座遥远的城市,竟是心中的一根刺,无论你碰还是不碰,隐隐的痛就在那里,一直在。

    寂静是最好的音乐。我把时光邮寄给你,象**一样忧伤。

    黑夜是用来迷失的,明天是用来彷徨的。其实很落寞,只是不想说,路人的那朵微笑,是枕边的泪、梦里的结、雨夜的月。

    假如现在是生命最后一刻,还会选择想吗?

    孤独是夜的汁,除非饮尽自己。

    黑暗没完没了,凋谢无边无际。你是我的圣灯,在我的棺椁上长明。

    你死在心中,悲伤铸成狞厉的丰碑;你活在别处,欢喜织成细密的梦网。来来往往,熙熙攘攘,月光裸露着白,夜晚空空荡荡。

    大片的泪水,象流动的马群漫过原野;厚重的寒冷,撕扯着苍鹰内心的火焰;在失明的天空下,在亘古的洪荒里,选择重新出发,选择无牵无挂,穿过海上的明月掌中的沙,在天涯,在神话。

    风花雪月是昨夜的罐头,那片空地上,一对翅膀正破壳而出。

     

     

    背影,山重水复

     

     

    人生一杯酒,岁月一堵墙。花落的声音风知道,梦碎的声音夜知道,心已沧桑,时间的坠落谁知道?

    2011年天过去了,我在秋天等你回来

    这些文字孤独、零散地摆在这里,宛如时光的碎片,有缘的人,弯腰拾起一些路过心上的句子,然后离开。在尘埃在旷野在风中,小小的心灵开满红硕的花朵,谁家的大孩子旁若无人,痛了累了哭了,遥远的怀抱弥漫罂粟的气息。

    是一个影,阳光满地时与相聚相依,夜幕降临时睡不到的梦里;是一只,丝丝缕缕裹着自己美丽的衣,牵牵绊绊绕着迷离的喜;是一道谜,若有若无亦真亦幻,明明灭灭淅淅沥沥;是一尾鱼,轻轻柔柔荡开心的涟漪,恍恍惚惚误入谁的雨季。

    你是坠入凡间的精灵,朵朵凄美诉说饱满的生命,炫目光华期待神明的指引。

    我在黑暗中自由前行,如果你懂我,你就是那个孤独的追随者。

    空谷幽兰寂静开,国色天香两徘徊;君问花期未有期,恨不相逢未娶时。雪花已飞过,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

    人们千年万年地追问,抠出心来倾听爱的回声,而爱的魅影却是一朵午夜闪灵,黑暗的光照不见百转千回的心---那是爱的背影,小小的背影,瘦而且多病。

    我不是太白,这路上才杨柳青青,劳劳亭的诗句撑不开一把伞,浮云的情意,是湿头发的雨。

    梦在云端的日子,柳荫下的蝴蝶零落如雨,我在河里游成前世的鱼,你在草尖凝成今生的露,命运的风冉冉升起,一朵莲忧漂泊彼岸的馨婉,西厢曲纷纷扬扬,**了无痕。

    鱼儿的眼泪在水里,荷衣打湿模糊的背影。

    生命的季节如此苍白,人生的际遇泛黄无常,有调谢,就会春生,有叶落,就会冬来,聚散终是缘,谁让谁孤单。

    寂寞红尘,爱不是高山上的雪莲,高不可攀;爱不是束之高阁的线装书,散发微芒。爱就这么近,触手可及,是夜归时的一支手电,照亮路程旅途中一封信笺,温暖心灵。

    模糊的风,简洁的月,渴望的鱼,坚贞的碑,我是一个盲目的歌手,沿途撒播喑哑的歌谣,时间的甬道布满青苔,苦痛包裹的微芒叫做心脏。

    也许我永远遇不见你,但我熟悉你的心情。

    心灵简洁,风情无边。

    居高才能临下,低调是高韬者的另一种修行---譬如一粒尘埃,它从没想过要保持怎样优雅的姿态才算低调,它只是谦卑地匍匐在大地上,风起时心就起,轻轻地告诉自己---爱人在梅蕊里,开花的梦还在!

    低到尘埃不容易,因为太在乎,的冷、的寂、的淡,都可能让从尘土中奋然跃起,不能自持;低到尘埃其实很容易,因为愿意等,当世界沉默不语,依然充满热情、期待,守望那只为盛开的那一朵。

    用我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

    故乡在异乡中漂泊,爱情在亲情里流浪。

    把直路走弯是睿智的,一份情感在曲曲折折中呈现出美的形态。

    暧昧是一种格调,暧昧是一缕情色,暧昧是一种品质。当暧昧在精神的国度飘飘渺渺时,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情;而当暧昧一步步接近事物的本质,它便被世俗叫做滥情、欲望。所以,我爱,当我想起你时,无论你是在写作还是在编织,你都能感受到我的存在,头顶三尺有神明。

    你一会儿很近,一会儿很远,我看微博上的你,你看天上的云; 你一会儿很明,一会儿很暗,我看QQ上的你,你看夜里的星---

    上大学的时候,老师说: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事物毁了给人看。但我所说的,或许更接近事物的本质:把自己撕了给爱看,焚毁的野草之上是你茂盛的笑容---你若安好,便是正剧。

    时间的刀锋薄如蝉翼,心底的波澜渐渐如履平地。

    我皱眉思考,影子在对面笑了;月亮怀抱夜色,桂花在酒里开了。

    在今生的窗口,你是否已将风景看透?在来世的断桥,你是否还在撑伞等候?

    最恨不是无情,至死还在偷心。

     

     

    阳光,响彻四方

     

     

    (一)

     

    午夜梦回,马蹄声碎;栀子正肥,为谁妩媚。

    地图是城市之眼,阅尽沧桑,看惯红尘,历史烟云在此汇聚,万千气象奔来眼底。这一串地名,曾横槊赋诗,曾击节而歌,曾挽雕弓射天狼;这一段城郭,姑娘撑着油纸伞的背影走远了,诗人达达的马蹄声还在诉说那个美丽的错误;这一汪湖泊,碧绿了思情,妩媚了日子,澄明了岁月。千里迢迢的地图啊,寄来了一城的山山水水,和我小小的心事。

    那一条大街,你曾满怀希望、步履匆匆、铿锵有力地走过;那一条小巷,你曾骑着单车、裙裾飞扬、笑靥如花地飘过;那一家书店,你曾十指纤纤、摩挲书香、满心欢喜地来过;那一朵午荷,你曾在阳光的甜味里深深地凝望,想象南塘的那朵莲是否还在守候那片皎洁月光----一个陌生的地方忽然熟了,一个遥远的城市突然近了,仅仅因为,那里有你。

    你是一只小小的鱼,简洁、唯美、深挚、独立;你是一尾元青花的瓷鱼,遥遥地眨着魅惑的眼、柔柔的温润的光;你是刻于佛座的木鱼,氤氲在香客痴痴守望的眼眸,南塘夜雨梦失绿荷----而在那蓝得伤心的天幕上,佛祖许诺的尘缘千年万年,绵绵缠缠。

    你在我的身边,今夜,你是唯一的女子,听我血中的声音。你的明眸,你无风无雨的额,穿过我悄悄的幸福和疼痛。你是在我孤独心灵出生的,在我笔下长成的,你是我的女子。此刻,你如火如花的年华,正背靠我的沉默。

    独拥一枝夜的幽语。

    弹压西风擅众芳,何夸橘绿与橙黄;月中有客曾分种,世上无花敢斗香。

    你说我不要太文了,可你的身上闪烁着繁星般的修辞;你说我不要拽词儿,可你梅蕊的心沐浴着唐时风宋时雨;你说只要你带我走,带我回老家,看米酒糯成雪,看桃花开成海,一扇柴门掩不住我们缠绵无休。

    不管多久的等待都是值得的,因为你是唯一的苦痛、唯一的暖;不管多远的春天都是必然的,因为你是唯一的燕子、唯一的爱;不管多难的生死都是透亮的,让我们在晦涩的肉身上焚香扬幡,破九天、越千年。

    秋草香,秋水长,燕子南飞下秋阳----好吧,不拽词儿了,就在这棵树下,让我拍拍手,为你唱首骊歌:哦哦,啦啦啦,当当当----这些都是你熟悉的旋律,以及只有你能听懂的心灵密码。

    远方很远,不见炊烟。一片树叶飘落,一只鸟飞离枝头,飞过树林,飞过屋檐,飞过了想念,飞过了那年。

    雨打芭蕉,惊断红窗好梦;我立在梦的屋檐,听了一夜雨声。

     

     

    (二)

     

    浪漫的心碧于峰青,自由的天蓝在云边。在岁月素雅的背面,一支画笔,只画一朵幻想的花。

    饱蘸美色,巨大的橘红呼啸而来,浓酽酽酝酿、密匝匝堆积、热烈烈爆炸。在这浓得化不开的情绪里,你沉静如处子新浴,你古典如竹枝新词。 最是那一侧首的温柔,秀发如瀑不胜荷绿雨后,丰腴的身子,把冰与火、思与情、灵与欲,轻轻掩藏,夜夜点亮。

    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得意时,给你无限的快乐欢喜;如何让我遇见你,在你最美丽时,让我享尽柔情蜜意;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们的青涩花季,慢慢塑造成彼此的唯一;如果,如果此生都无法相遇相依,那就让我在下辈子为你附体,身心归一、不止不息。

    这是北京的早晨,朝阳明丽,清风徐来。坐在窗台下,打开电脑闲逛,几盆小小的吊兰、绿萝依窗一字摆开,伤感的肖邦若有若无地浮在空中,而你,又在哪里,在忙些什么?你在等谁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