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好诗赏评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风儿来过我饭桌
    风儿来过我饭桌
    • 作者:高海涛 更新时间:2010-01-25 03:08:55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8595
     

      半只麻辣火锅鸡,一扎啤酒,一片嘈杂的夜街头,从初夏就一直陪伴着我。我不愿意与一群狐朋狗友,吆五喝六地喝酒,但我愿意一个人在一隅,看着别人吆五喝六,声音越大越好。
      每次点好火锅,我都会到一旁的IC电话前,用200卡给家里打上15分钟的电话。独身来到这个城市快两年了,可是妻子还没有一点调来的迹象。15分钟后,那半只鸡正好炖到最好吃的火候。
      渐渐,老板认识了我,那个靠IC电话的小桌就成了我的专桌。
      渐渐,在我还没来之前,那个小桌上早就有了半只火锅鸡炖着。老板说,炖得时间越长越好吃。我说,你就不怕我不来吗?老板说,不来我自己吃。
      渐渐,我下了办公楼就直接去IC电话,再坐下吃火锅鸡。只是那只鸡每次都要剩下一半,老板说,半只鸡是他们的底线,不能破的。
      一天,我打完了电话,吃了一惊,一个漂亮新潮女孩正在大吃我的火锅鸡。看到我来到桌上,女孩不但没有躲开,反而指指她对面的座位说:“坐下,我们一起吃。”说着,她高声地说:“老板,再给我们这里上一扎啤酒!”好像我是她请来的客人。
      喝完一扎啤酒,女孩又要了一个烧饼,大口大口地吃完后,说了声“拜拜!”然后就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
      第二天,新潮女孩又来了,并且提前给我要出了一扎啤酒。她看到我惊讶的表情,只是大声地笑。说:“你的半只鸡,吃不了,剩下多可惜,再说有一个漂亮女孩陪着,还能排除孤独呀。”她又是不管不顾地吃完喝完,要了一个烧饼,大口大口地吃完,说了声“拜拜!”然后就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
      第三天,她又来了,交到我手里3元钱,说:“烧饼与扎啤的钱我自己出!”这次她没有提前走,而是与我一同离开的小桌。
      不知道是第几天了,她吃完后又等我吃完,然后大声音地喊:“老板,埋单!”接着又对我说,“光宰你也不是个办法,今天我也放回血!”
      后来,她作出了一个规定,两人轮流埋单,这样可以省下一半的费用。
      有一天,我问她的名字。
      她说:“你就叫我风儿吧!”
      我们每人一扎的啤酒很快就下去了。风儿提议,“每人再来一扎,咋样?”我同意了。这还是她头一次对我用商量的口气。这时,我们身边的IC电话响了。是妻子,我这才想起我有3天没有给妻子打电话了。妻子说,她是从来电显示上得知这个电话的。她说,我一走她就按上了来电显示。她说,她还知道我的电话总是在一家酒吧门口打。最后她说了一句话,“但我相信你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说完就放了电话。
      夏天就像一大扎浮着丰富泡沫的啤酒被秋天一饮而进,火锅鸡店的氛围冷清了,火锅鸡店的热气好像也凝固成了秋雨,冰冷着我的心。
      妻子打完电话的第二个晚上,那个女孩没有和我一起来吃那半只鸡,喝那一扎啤酒。
      一连三天,也没有见到她的身影。
      秋雨又下了起来。我的小桌被老板从IC电话旁搬到了屋子里,透过窗子看着对面秋雨中的酒吧,秋雨就像正在为酒吧门口的霓虹灯上涂着口红。
      IC电话似乎在响,我在雨中拿起听筒,是风儿,她已去了上海,再也不能来吃火锅鸡了。但她想念那个吃火锅鸡的夏天。
      已是冬天了。单位一个同事要打关司,要我陪他去一家“私人调查公司”,一进门我就愣住了,服务台上的有一张风儿的照片。我问经理:“这个人在哪?”
      经理说:“已被我们辞了职,我们的工作是不能投入一点感情的,这请你们放心吧!”

  • 上一篇庄周的蝴蝶
  • 下一篇风雪野狼山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