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好诗赏评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谁盗走了我的良知
    谁盗走了我的良知
    • 作者:李钦龙 更新时间:2010-01-27 03:16:26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5424

      小寨村的自然景色的确优美,四面都是丘陵,大雨过后,丘陵上的灌木丛越发郁郁葱葱。只是脚下这条土路,却让我头疼不已,自行车被湿黄泥卡着,推都推不动,更不要说骑了。鞋子也粘满了泥水,步履越来越沉重。要不是服从组织安排,谁也不愿来这穷山沟里支教。真是晦气。

      “叔叔,要我帮你吗?”路边矮灌丛中钻出一小男孩,光着一双泥脚。

      “哦。我把自行车推一下到路边的草地上,你帮我找一根树枝来抠掉卡在里面的黄泥巴。这车子推不动了。”我十分感激他的纯朴与热情。

      “你是小寨村的吧?”我接过他递来的小树枝,一边抠下车轮卡着的泥,一边问道。

      小家伙支吾了一下,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央求道:“叔叔,你能给我一些吃的吗?我好久没吃东西了。”

      我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男孩儿,约摸十来岁,瘦削的脸隐隐透着菜色,蓬头垢面的。看来这鬼地方真不是人呆的地方,连吃饭都成问题,更不用谈重视教育。

      “哦,给。”我停下手中的活,打开包,递上随身携带的干粮。

      “叔叔,我妈妈还病在家里……”

      “那你全带着,给你妈妈也留一份儿。”我顿起怜悯之心,把一袋干粮全给了他。

      “叔叔。”小男孩儿突然跪了下来,吞吞吐吐地说,“我本来是给我妈妈买药的,走在半路,把钱弄丢了。叔叔,你能给我点钱为我妈妈抓药吗?”

      噫乎哉,能说什么呢?我赶紧掏出了一张五十的,小男孩接过钱就赶赶急急地跑了。

      “等等,还有干粮。”我拾起草地上的干粮袋扬着,冲着男孩远去的背影喊叫。

      小男孩回过头冲我笑了笑。看着他的微笑,我油然生发出一种救人于难的崇高感。来这里支教,不也就是为了帮助穷苦人嘛?我想,在小男孩的记忆里,一定会记得曾经有一位叔叔在其危难的时候帮扶过他一把。

      初来小寨村,人生地疏,叉道又多,也不知小寨村小学在哪个位置上。还好迎面过来一个老汉,拄着拐棍踽踽而行。我正想开口问路,老汉直挺挺地跪在我的面前。

      “兄弟,行行好,给我一点钱吧。我这腿没钱换药,快烂断了。”老汉也就是四十挂零的样子。经他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他的右腿腘部缠着绷带。绷带全是污垢,看样子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换了。

      我心里愈益酸楚。难怪外界有人传闻,小寨村是出了名的乞丐村。经济咋这么落后?

      老汉接过百元大钞,千恩万谢地走了。

      小寨村小学的校舍倒也不是很破败。校领导安排我担任四年级某班的班主任。我一查学生名单,就差一个学生没来报到。这不行,没有教育就转变不了观念,也就没有孩子的前途和小寨村的未来。一个都不能少!为了保证零的辍学率,我决定到班上了解情况。

      “陈义旺怎么还没来报到?”话一出口,惹起了全班哄堂大笑。

      “他还在外面发财呢。”班上有的同学叫道。

      “发财,发什么财?”我有点儿云里雾里。

      “老师,陈义旺说,他好怕你,他不敢见你。”前排一个个子较小的同学说道。

      我更加纳闷了,连陈义旺是谁我都不知道,他干吗怕我?我决定家访,小不点儿自告奋勇引路。

      “陈义旺,老师家访来了。”还未进院落,小不点儿就报起信来。

      听到喊声,屋檐下蹲着的人影闪进了里屋。门前一位中年妇女正往洗衣机里放衣物。我细细打量着这户人家,一幢两层的平顶楼房,旁边瓦房是厨房,院落的四周是用砖块砌成的围墙。看样子日子还较宽裕,不是那种供不起孩子念书的人家,怎么孩子就辍学了呢?

      “出来吧。全村人都是这样子,又不止我们一家,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再说,我们又没有去偷去抢。老师来了,不能没个礼数,啊?”妇人冲里屋喊着,半晌,捱出一个中年男人来,正是先前讨钱换药的乞丐?!

      “你的腿好些了吗?”我问。

      “老师真是好记性。”中年男人笑了笑,讪讪的,招呼着我就坐。从谈话中了解到,男人是陈义旺的父亲,妇人是其母亲。

      “那孩子呢?”

      “他来了。”小不点儿回答了我的问话。顺着小不点儿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向这里走来,边哼边数着钱钞,正是那天拾树枝帮我抠车泥的小孩儿。看见家中来了人,陈义旺闪躲在院门外。

      “这小畜牲,就这点出息。那天他说你心忒好,叫我也去。我去教训教训这个小东西。”说着,操起身旁的木条追了上去,腿脚还挺利索的。唬得陈义旺绕着院子跑。

      “我说过我不愿去讨要钱,我非要逼着我去。自己讨不到钱就装瘸,还来怪我?……”院外,传来陈义旺的辩喊声。

      “你怎么能当作老师的面数钱,我的小祖宗呃——”是一句窃声责怨。

      钱不能买到一切,但是会因钱而失去一切,包括良知,包括做人的尊严。此番支教的主要任务,似乎应该是向小寨村灌输这样一种理念。

      夜,无眠……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