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好诗赏评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欧阳杏蓬:秋风起自故乡
    欧阳杏蓬:秋风起自故乡
    • 作者:欧阳杏蓬 更新时间:2012-09-03 03:11:25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5544
    [导读]“潮阳的秋天是哀怨的,风大,天高,人少,黄色的柑橘林、黑色古朴的房子、无挂的人生,让我总是感到自己像个孤儿。”想我们当年,把酒临风,何其豪气,今已白发满鬓,相思故人。保重,欧阳!—-卜一
     
           早上,在天河北,下了车,迎面一阵微凉的轻风吹来,顿时吹开了心扉,秋天了,这风也不一样了,凉凉的,长长的,带着一些留念了。从高楼缝隙走到阳光里,阳光已经失却了前几日的暴烈,变得清新温暖。身边的榕树依然绿着,树上的各种装饰用的灯,在风里轻飏。脚下,红色的花岗岩路面平坦笔直的向前延伸,前面不是故乡,是很高很高的中信大厦,和被圈起来的天河体育中心。足球场上,绿草如茵。没有人影,没有花鸟,没有蜂蝶,只有看不见的噪音和黄色透明的阳光。抬头,是一片晴空,淡淡的白云飞絮,给人空间想象。
           这让我想起好多年前的秋天。
           我最初离开家乡,在潮阳落脚。一个下午,我内心慌乱,不知道要如何,于是请假,离开车间,走出工厂大门,却不知道去哪里。沿着公路信步走,就到了潮汕人家的柑橘林。秋天,柑橘林有些荒废,路边的草长得齐人高了,散发着温温的气息。柑橘树上,挂着稀稀拉拉的柑子,拳大、乒乓球大,黄黄的,有的光泽诱人,有的在皮上长了一层锈。我尽力抬头看四周,正面,远处厂房,机器轰鸣,侧面,柑橘林尽头,青山披着绿树,静谧无声。大家已经享受到了工业化带来的好处,这柑橘林已经变得没有多大价值,正在被轻视、荒废。四野无人,我在荒草里坐下来,抬着头看着高远的天空,风把四周的草、柑橘树刮出哗哗的声音,很小,听起来却惊心动魄。这个时候,远在千里之外,湖南,正是收割季节。我在柑橘林,听到了收割的声音。
           我坐在荒草里,沐浴着阳光,感觉自己像个逃兵。尤其是那清风,更让我想起家和母亲。我不安,是太久没有得到故乡的消息,秋风的某种暗示,令我开始魂不守舍,寻找一种温暖的依靠。然而,生活过于迷幻,我也想挑战自己,为了自己,我们放下了家、母亲,然而,还是不能忘怀。因此,我要向故乡靠近。我离开了潮阳,到了广州。是的,行程缩短了四百多公里,但依然没有改变人在他乡的生活现状。在最初,我设计的人生是要回去的,经过努力拼搏,攒点钱,就回去,守着家,伴着父母,耕耘田地,过闲云野鹤的生活。这只是我的想法,随着年龄长大,收入的变化和工作的突破,把回家的计划一直往后推,得意推,失意推,一年推一年,推到现在,推了二十年,我们把整个青春年华都像阳光一样,泼洒到了这异乡的土地上。
           潮阳的秋天是哀怨的,风大,天高,人少,黄色的柑橘林、黑色古朴的房子、无挂的人生,让我总是感到自己像个孤儿。秋天更是令我感觉自己像被世界遗弃了一般。一个人骑车在广汕路上跑,满天的风好像只灌进了我的胸怀,我的内心里一片狼藉。我渴望一双手伸过来,攫走我心里的所有苍凉。我就这样想象着,在秋风里如丧家犬。当时想,生活是监狱,物质就是钥匙。那个年代,我们为了寻找到钥匙而在各地疯狂,无论是改革开放的特区,还是内陆偏僻的乡村。为了打破生活,我们引进了流行文化、玻璃屋、现代厂房、高速公路、高速铁路……我们想快速致富,通过“快”来改变,我们为“快”痴狂、忘乎所以。
           今天的秋风,却让我停下了脚步。是的,为什么不停下来,感受一下这阳光的温度?周围的人像往日,步履匆忙。我有些意外,这么多年了,广州城比原来大了两倍,我们的工资按统计数据增长了两倍,物价也趋于稳定,我们每天为什么还这样赶得狼狈?难道,我们非得要抵达对岸不可?高楼大厦林立,天河北路车来车往,这一切,不是我们设定的吗?难道,这些不是我们需要的,我们需要的,还在图纸上?生活的意义在哪里?想起前几天接到朋友的一条信息“回家种田此电话不用改老家电话0746……”,当时心里还咯噔一下,觉得他做人已经成功了。在某些时候,我们能向后飞翔,也是一种境界啊。现在,我们停不下来,像无足之鸟,只能疲倦的飞,为什么会这样呢?是我们目标远大,还是我们内心里欲壑难填?看着身边走过的每一个人,他们都无比正常。我怎么了?路上也没有一个人在意我。我们都是孤独的,像耗子一样弱小和猥琐,寻找避光的地方。
           回到办公室,推开窗,从一块一块的房子天台上翻过去,我看到了白云山。房子像一个一个石头,有的玲珑,有的粗糙,有的艺术,有的破败,有的辉煌,有的暗淡。城市不像一个人,像一群人。风迎面吹来,没有任何的味道,却带着秋天所有的信息。我却只能摇头,为自己叹息,很奇怪的是,心里却没有了往日的惆怅,居然不惊不忙。我想,生命已经归于平静,我在接近秋天了。
           秋天近了,故乡远了。我该如何?天上只有一轮太阳,不敢直视的太阳。在田地里收割的场景历历在目,却已经是历史。田园也已经不在,到处是建筑。人们不再谈论收成的好坏,而只关心起收入来。一个田园社会正在现实中退却,一个世俗化的功利的现代都市在侵入我们的生活。我们需要什么,只能搁在心里。我没看到的,我们希望逃离。我有些默然,我想,或者这叫作沧桑。你也在经历,只是,你的注意力不在这里,或者没来得及体会和品味,生活就翻过了一页。无论怎样,我们都回不去了,只能站在这里面对明天。
            明天很遥远,故乡也很遥远,秋天很近。这么一个美好的秋天,我们可不能让心情坠落,把生活的、城市的、故乡的残酷都翻过去,现在,在高楼,我们可以欣赏这个世界。这是我们创造的,我们有理由微笑,把这里当做最后的监狱,让梦想长眠,让生活正常。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