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中国 >>  业界动态 >> 张宇新作《足球门》:欢迎“对号入座”
    张宇新作《足球门》:欢迎“对号入座”
    • 作者:中华读书报 舒晋瑜 更新时间:2010-01-30 03:02:52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6776

      曾经,在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董事长的位置上,张宇暂时忘却了“作家”的身份。他认为足球是个企业,要进行企业化管理、市场化运营。“也确实出力了,降低成本、扩大利润,像牲口一样卖力,但是也很快乐。”经过一年多的奋战,张宇带领队伍进入超级联赛。

      但冲超成功后,他又回到了书桌前。“我是写字的。”张宇说,转身一心一意写小说,所写的题材正是足球。

      《足球门》描写了一个真实的足球圈,从官办和民办俱乐部的不同处境,涉及到中国民营企业生存和发展的核心命题;从政府、执法部门以及全社会对足球的态度完整勾画了中国足球的生物链。尤其是揭示了中国足球特殊的小环境,假球黑哨、黑道白道,各种关系扑朔迷离,各种人物混迹其间,这一江湖可谓暗流汹涌。

      时值中国正掀起“足球扫黑反赌风暴”,小说《足球门》格外受到人们关注。作为一位曾经的在场者,张宇看到了什么?作为一名作家,他能否提供观照中国足坛的独特视角?

      读书报:关于《足球门》,您曾经说过,如果有谁“对号入座”,您一概都不承认?书出版后,有何反响?给您带来什么麻烦吗?

      张宇:麻烦已经来了。原打算要召开《足球门》作品研讨会的,但后来我得到的答复是“再拖一拖”。不是文本的问题,李佩甫婉转、体贴地对我说,不开不是永远不开,总会开的。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小说是艺术创作,但和生活混淆不清,也正常。我也非常平静地看待这些事情。所以现在我换了一个态度:欢迎对号入座。对上号说明我写得好。

      读书报:《足球门》的语言幽默生动。形象的比喻随处可见,另一方面,短信的适度使用也增加了作品的生动和趣味。您怎么看待多媒体时代对于创作的影响?

      张宇:短信本身是民间文学的精华,民间文学的繁荣体现在短信上。在创作上我考虑更多的是如何用短信,把什么样的短信用在什么地方,能产生什么效果。大部分短信都改造过,更符合我的语言风格。互联网创作对我的创作影响非常大。法兰克福书展时,我有过一个演讲,题目就是《面对互联网时代》。

      以韩寒和郭敬明为代表的文学青年,在互联网时代会重写中国文学的历史,这是我对他们的期待。他们也代替不了我这一代作家。我面对互联网的另一种态度是,我现在坚持不上网,网络对自己的语言是种伤害,轻轻一按鼠标,就停止思考了。不上网的第一个月我得使劲忍住,三个月后我平静了,半年后我很坦然,我并没有落后。信息的爆炸,把人们的思考覆盖了,把宝贵的空间当垃圾箱填满,这是互联网对人类的伤害,我愿意做一个落后的人。乡下有一种犟驴,属于牵着不走,拉着后退的。我就是这样的作家。但是我会和互联网时代和平共处。

      读书报:除幽默之外,我也注意到您的刻薄。

      张宇:王蒙说我是嘎小子。我爱玩爱逗乐,从小说话爱伤人,得罪人不知道是怎么得罪的。这是我的天性。所以有人说我冒似忠厚,实则奸诈。其次,表面上我宽容随和,内地里却很狐独,对生活很无奈,无以言表。好多人说我尖酸刻薄,是因为面对生活、面对社会、面对人和自然的变化,爱得深,恨得也切。这使得有时候我的语言尖酸刻薄。这也说明我不够圆润,还没有达到原谅到一切的境界;说明我还在成长,还在进步;或许也是我狭隘的一面吧。

      读书报:书中“割肉”这个情节令人惊心,“割肉”,只是为了请求裁判公正。

      张宇:这一章表达了作家、球迷和人民群众,恨黑哨到什么程度呢?愿意把自己的肉割下来给你吃,只要你公正。最开始没想到这么写,怎么写都不过瘾。怎么样才能表达我心里的感情呢?最后采用了现在的情节,对这个情节,我自己和读者都比较满意。

      读书报:我觉得您是一个不断超越、不断能挑战新的领域的作家。在这个过程中,您体会到什么?

      张宇:我是一个很差的作家。

      为什么这么说?我的创作态度和劳动积极性不如别人。我是不安分的作家。写《疼痛与抚摸》时,是一种理性的、哲理的,四处放射才华的极限。写完我又怀疑这是小说么?写《软弱》时我又用了像大白话的写法。清华北大的学生骂我,说我是为了赚稿费,写了《疼痛与抚摸》的张宇怎么能写出《软弱》这样的作品。

      小说叙述的极限在哪里?这是一直困扰我的问题。这个问题有两方面,一是和自己的天性肯定是合一的,二是和读者接受的心理相合。小说语言肯定是在这两方面摇摆并且寻找。我希望写的时候是一种享受,表达的语言又能使我的读者在阅读时是快乐的。对读者像和女朋友恋爱一样默契,互相吸引,这种“暖昧”关系是最理想的,也是我一直追求的。我一直没找到。我在年轻时,讲故事时像个老人,读者喜欢,我自己不喜欢;写《疼痛与抚摸》时,明明是高中毕业,可是像个哲人在讲故事,感觉自己像演员,也不舒服;写《软弱》时,感觉像是脱了鞋,抽着烟,坐在那里和工人讲故事。我一直觉得自己做得不好,莫言和余华做得很好。写《足球门》,在这方面我是比较满意的。大家都能看懂,看完了乐。我不是大作家,没有为文学而奋斗的责任和义务,也没有为中国文学贡献什么。但是我自己又非常认真,把稿子写好的愿望非常强烈。即便是到了年老体迈的年纪,生命走下坡路的时候,也仍然找机会积蓄饱满,表演两次。

      读书报:在您的创作生涯中,《足球门》的完成对您意味着什么?

      张宇:对我很重要。写长篇是个力气活,我预测自己还会再写一部,就不写了。

      读书报:写《检察长》、《足球门》,您都是深有体会的,跟一般的作家挂职不一样,是真正地融入那种生活。您的这种经历是为小说做准备吗?

      张宇:我是非常反对“体验生活”这个口号的,我觉得不彻底。不真实。记者和作家不同。记者可以体验生活,作家不可以。生活怎么能去体验呢?例如贪污案,我去体验一下?如果是在企业的话,永远是客体,你进入不了生活的本质。我是反对的,我自己不这样做,我去房地产当副总裁,是去做销售,把卖不掉的房子卖掉;去建业足球俱乐部,满脑子就是足球,什么事儿我都是冲在第一线。

      读书报:下一部打算写什么?

      张宇:写房地产行业。写什么不重要。题材就是作家的借口,从《足球门》进来是作家,从房地产进来也是作家,作家永远面对的是人性。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