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散文诗 >> 面对岩石舞蹈(组章)
    面对岩石舞蹈(组章)
    • 作者:冉茂福 更新时间:2010-01-30 03:07:21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5956
     
    断裂的岩石
     
    一张斑驳的黑色的布,充满皱纹和饥饿。
    一张翠绿的圆润的树叶,闪耀露珠的光芒。
    月光潮涌,空洞的眼睛蛛网密布,风云聚合的天空尘烟滚滚。一路走来,梦与音乐碎裂,古老的图腾拍打着泪痕,我站立,让记忆之雨一一串联。
    一段枯藤,没落。晚归的乌鸦在老树的枝头筑巢,断桥、流水,一群蚂蚁围着篝火舞蹈。淌过河水,走过沼泽,生命之泉如残叶迷失在空蒙的季节。
    目光如电,笑容凝结。恢弘与阔大、沧桑与忧郁、火山与陷阱、还有雷与电、幽深与峡谷、野兽的哀鸣,如无数的弯曲的路伸向密林,伸向高原的深处------
    淬绝的火在燃烧,在悬崖和峭壁间蔓延。
    地狱的嘴张开着,等待你的围城。而通往天堂之路呢?
    一张斑驳的悬挂的布,充满饥饿和忧伤。
     
     
    高原以西
     
    一串倒挂的冰凌,在高原以西以时钟的速度奔跑,一次灵魂的出逃,让所有的河水泛滥。
    高原以西,有梅花鹿遗失在雪地上的吻痕,无数的梦,星星般溃散。
    高原以西,有马尾草编织的意境,无数的萤火,鲜花般开放。
    高原以西,有星星草、蜜蜂、飞蝶以及孩子沧桑的笑容,幸福而满足。
    高原以西,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雄壮与悲鸣。
    断崖、残壁,史诗般耸立,浑厚而古朴,一脉浓香回循。而深涧与飞瀑,那是张扬的灵魂开放的花朵,在大地的心尖颤动。还有在阳光下耕作五彩斑斓的村庄,收割汗粒和憧憬,叩动生命的绝响。
    哦,高原以西,还有我可爱的姑娘,还有我淅淅沥沥的爱情。
     
     
    伸向大山的路
     
    伸向大山的路只有一条,这是世上绝无仅有的一条生命之路。
    我匍匐,像一位老人行走在弦上,残雪覆盖的山头挂满苍凉和忧郁。
    蓝天远去了,森林折断了翅膀。绵延的岩石裸露冷冷的光芒,漠漠黄沙一路消瘦。牛、羊、驴以及啃草的马无精打彩,它们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而苍鹰,在绝壁间,在寒流侵蚀的山头舞蹈。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又瞬间消逝。飘忽的身影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让我的双目隐隐作痛。
    多想停下来,寻一些野花装饰我的坟墓,日落黄昏,让一路花香伴我到天堂。多想敞开胸膛,寻几颗星星装饰我的明月我的梦。
    五千年之梦一路凝结,五千年之火一路燃烧。
    高原尽头,路,在我心中早已存在着。
     
     
     
    大风刮过屋脊
     
    这是村庄的清晨。所有的事物还在沉睡。零星的雪涌动,我听到野草拔节的声音,一路走来。
    心神淡定。阴阳汇聚,梦幻重叠。
    风起星落,我随雾飘泊。一棵草站在屋脊招摇,像生命的旗帜,冷暖一片虚空。
    大风起时,天空还是青灰色,像亡者的脸。抑或一张霉变的看似斑斓的树叶,沉重没落。野狼的嘴或者眼睛。
    面对大风,岩石沉默不语。当鹰的翅膀划过,灵魂就会苏醒。
    混沌初开,八卦呈现。思想者如一座丰碑,我无法仰视。
    尘土旋舞,若干面孔模糊,若干阳光随黑影逃匿。
    大风起时,无数捆缚心灵的绳索纷纷断裂。
    于是,在村庄的内部,我坚守那一份孤独。
     
     
     
    阳光扫过山岭
     
    像恣意的海,漫过我的心房。
    乱石堆砌的岸,稚弱的音乐张扬而透明。
    冰的冷、硬的石,一串风干的皱纹。
    抑郁与荒凉、丑陋与罪恶,枯落无息。
    明艳的秋水,拉长了村庄的目光。
     
    一片叶和一盏灯,让土地深沉,
    一片云和一缕光,凿穿了思想的洞壁。
    高原深处,我矗立成海中的礁石。
     
    梦醒了,狼烟洒落一地。
    一池春水,碧波荡漾,
    我知道,遥远的天堂有我的故乡。
     
     
    野菊
     
    透过土墙和岩石的缝隙,一些明艳的阳光,在澄澈的秋水里泛滥。冷淡的颜色,欲语还休。
    干枯的心灵,凝结季节沧桑的笑容。板结的土地,收藏汗与泪。粗茧的手与时空告别,悲壮、凄迷,只有根无节制地蔓延。
    村头的废墟,一对流浪狗,一位佝偻的老人在捕捉生活。成群的苍蝇,盘旋。澄莹的天空,破碎的梦,还有一群蚂蚁在劳作。
    绵延的山,构筑高原的脊梁。虚伪与真诚、冷漠与热烈、庸碌与拼搏,使灵魂疲惫。面对高原的肃穆和宁静,我只有孤独与守望。
    山,还是那座山。
    村庄,还是那座村庄。
    倾斜的老屋呢?是否安在?
    玄冥的野菊,给不出完美的答案。
     
     
    雾中的河流
     
    冬日的午后,阳光的碎屑撒落,那些永恒的时间纷纷崩溃。
    一缕温暖随山谷而行,空蒙的鸟羽隐退。智慧之石,泛着莹莹的光,如柔软的草,禁受不住岁月的重量。
    静止的河流,清霜一样消融。一轮冷月,一日瘦比一日。冬日的叶子,收敛了翅膀,舒适地沐浴。
    梦呢?是否带着爱的忧伤走向了天堂?
    河的内部,我看见鱼迎暗流挺立,如一棵树。
    阴与阳在交髯、重合,八卦的边缘阳光、野草渐渐拔节。
    冷月清辉下,我们戴着镣铐舞蹈。
     
    民歌的记忆
     
    浑厚、沉郁的音乐,野性的唱腔,如金黄的稻穗,受用一生。
    秋阳高挂,晨起的雾,揉碎一片梦境。
    沉落千年,张扬千年。民歌哟,从沉睡中复活。一粒种子怂恿着生长,像飘渺的风,掀开了节日的盛装。
    沿河岸,那些生命的精灵,黯哑的舞台逐一亮相。
    记忆里,苦难的微笑装饰了祖先的祭坛。一如黄昏的苍凉,忧郁。
    记忆里,舞之、蹈之的焰火,吞噬了家园。痛与恨、悲与欢注入了土地的灵魂,坚毅与刚强、高傲与冷漠,构成生命的质感。
    被水渍浸泡的民歌,充满水性。
    一如爱情,一路颠簸,跨进现代的词汇。
    我们从民歌的记忆中走来,又走向民歌的记忆。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