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好诗赏评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在场 >>  百家争鸣 >> 拜谒贺敬之先生
    拜谒贺敬之先生
    • 作者:文川 更新时间:2010-01-30 05:17:13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4570

      2006年5月27日---31日,正值农历丙戌年端阳节来临之际,由华夏新诗研究会、新华诗书画艺委会、中国城市诗歌研究所、中国萧军研究会联合主办,北京市海淀区文联、北京市宣武区作协与《新国风》编辑部承办的中国端阳·国风诗人节第四届大会在北京石景山区中础宾馆隆重举行。笔者应邀参加了这次诗界盛会,期间结识了好些诗友,拜访了诗坛泰斗贺敬之老先生。

      5月29日晚上,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幸和诗人节组委会的人一块儿共进晚餐。席上除丁慨然、蔡诗华外,还有北京宣武区图书馆馆长王金龙、深圳老诗人甘苦及另外几位诗友。少顷,丁慨然老师走了,蔡诗华和王金龙、甘苦商量拜访贺老之事;我很敏感,一听“贺老”,赶忙问:是贺敬之先生吗?他们说是。贺敬之是我最崇敬的诗人,能亲眼观瞻他的风采、亲耳聆听他的教诲,真是三生有幸。我说能否把我也带上?蔡诗华说,贺老由于身体欠佳,加之夫人有病,不便人多打扰;要去必须有代表性,人不宜太多;去了之后,时间不宜过长。经过筛选,最后确定了四人;这四人都有代表性:深圳的甘苦先生是参加过抗战的战士诗人,山东的刘敏是贺老老家来的青年女诗人代表,李思敏是中州河南来的中年诗人代表,而我则是从甘肃革命老区红军长征“加油站”---哈达铺来的诗人代表。大约晚上8点钟,我们四人由蔡诗华带队,分乘两辆出租车,向仰慕已久的诗坛泰斗贺敬之家驶近。

      贺敬之先生生于1924年,山东峄县人。15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6岁到延安,入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学习,17岁入党;1945年,他与丁毅执笔创作了我国第一部新歌剧《白毛女》,获1951年斯大林文学奖。全国解放后,贺老先后担任过文化部副部长、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代部长等职。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车窗外的京都夜色很迷人。我无心观景,脑际搜索着贺老一首首闭目成诵的诗篇:“心口啊莫要这样厉害得跳,灰尘呀莫把我眼睛挡住了∕手抓黄土我不放,紧紧儿贴在心窝上∕几回回梦里回延安,双手搂定宝塔山……”这是初中语文课本《回延安》中的诗句;“在九曲黄河的上游,在西去列车的窗口∕是大西北一个平静的夏夜,是高原上月到中天的时候∕一站站灯火扑来,象流萤飞走;一重重山岭闪过,似浪涛奔流……”这也是初中语文课本《西去列车的窗口》中的句子;“云中的神啊雾中的仙,神姿仙态桂林的山∕情一样深啊雾一样美,如情似梦漓江的水∕水几重啊山几重!水绕山环桂林城∕是山城啊是水城?都在青山绿水中……”这是《桂林山水歌》中的句子;还有《三门峡,梳妆台》、《雷锋之歌》……等等。贺老的诗民歌和古诗味极浓,读之朗朗上口,令人振奋。

      就这样,我完全沉浸在贺敬之先生营造的诗歌意境当中。不觉间,已到了贺老居所的大门外。由于是初次造访,蔡诗华建议买点东西进门,甘苦先生不愧是特区诗人,给贺老买了一盆鲜花,既时尚又脱俗;我们三位买了些适合老人食用的营养品。我当时想,如果来时带上一点家乡土特产该多好呢!

      贺老居住在某住宅小区的家属楼上。在门外,蔡诗华一摁门铃,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位慈祥和善的老人略带微笑地向大家致意。蔡诗华向贺老简单介绍了我们四人,贺老跟我们一一握手,然后将我们让进他的书房。落座后,贺老和我们亲切地攀谈起来;在言谈中,我深深感觉到,贺老作为诗坛泰斗,一点名人架子也没有。问到我,我知道,若说我是陇南宕昌人,贺老可能不知道;我直接说我是甘肃“哈达铺”人,贺老一听“哈达铺”,马上说:“知道知道!那里曾休整过红军,抗日陕甘支队就是在那里组建的。”

      贺老是现代文学史上著名的红色革命诗人,全国的红色革命圣地一点也不陌生;因此我一提起哈达铺,他马上就有回应。他的博闻强识令人油然而生敬意。贺老还问:那里的人民生活还好吗?我立刻将家乡的情况向贺老进行介绍。并说今年借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之际,我们县九月份要在哈达铺举办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大会暨宕昌县首届旅游文化艺术节;贺老听了非常高兴,他还托我向老区人民问好。并说,自己由于年迈体弱,不然,很想到那里转一转,看看毛泽东、周恩来故居,神游一番当年红军途经哈达铺时的动人情景。

      谈到诗歌、诗人,贺敬之有他自己的见解。他认为,诗人要有诗人的气质,要豁达,要宽容;诗人的胸襟应像大海一样宽广、浩瀚,要能经受住任何惊涛骇浪,特别是意志力一定要坚强。贺老还说,诗人要关注国家命运,关心民间疾苦,站得高才能望得远。

      听君一席谈,胜读十年书。贺老一番高论,使人如饮美酒,如淋甘露,受益匪浅。我们不禁为他高尚的人格和渊博的学识而深深折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步入暮年的贺老依然保持着诗人的儒雅和大度,他犹如一道奇异的风景,令人叹为观止;又如一座丰厚的精神宝库,让人享用不尽。贺老一生歌颂人民,礼赞光明,他的许多诗歌都是根据时代的社会生活和人民的需要精心创作出来的;是民族的形式,时代的内容,人民的心声。有人评价贺老的诗是心灵的呐喊,感情的喷泉,催征的战鼓,时代的宣言,充满阳刚之气,给人以鼓舞和希望。

      谈到新诗和古体诗。贺老说,古体诗已有几千年的历史,至今方兴未艾,这种诗体为人民大众所喜爱,自有其存在的价值和理由;古典诗词是我国的宝贵文化遗产,应该继承并发扬光大,继往才能开来,熔古才能铸今。贺老说,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古典诗词就是我们民族所特有的。关于新诗,贺老说,新诗是“舶来品”,“五·四”以后迅速在我国生根发芽并生生不息。但从目前形势看,由于新诗没有任何格律约束,太过自由,反而使诗没有了评判的标准,有些是太过朦胧,读之不知所云,令人费解。对新诗的现状和前景,贺老有点担忧,他最后说,不管新诗还是旧诗,能写出有血有肉、有内容有灵魂的诗就是好诗;新诗只有不断向古诗和民歌汲取营养,才能开出绚丽的花朵。贺老的诗是时代的颂歌,他总是以敏锐的目光抓取时代的最重大事件、最主要的生活内容,而从不吟唱那些与人民无关的眼泪和悲伤,如《回延安》、《十月颂歌》等。

      不知不觉间,20分钟过去了。蔡诗华示意我们该告辞了。临行前,我们衷心祝愿贺老健康长寿!同时托贺老向其夫人(著名诗人柯岩)代问好,祝她早日康复!贺老表示感谢。

                                                                                                                             2009年8月完稿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