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好诗赏评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宿命
    宿命
    • 作者:魏继新 更新时间:2010-02-05 02:51:28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5608
    [导读]编者按:《宿命》之外我们想些什么?

     

      对于公豺普舍和花豺来说,草海无异于天堂,它们在那里渡过了它们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那时,草海几乎人迹罕至,这里是各种鸟类和小动物的天堂,各种候鸟在这儿繁殖,山鸡、野兔在这儿生长。公豺普舍和花豺自然如鱼得水,它们有捕不尽的食物,除了那些山鸡、野兔,有时,它们也悄悄地去偷袭大雁和天鹅。不过,却不那么容易得手,雁群在歇息时,它们总有哨兵在站岗值勤,而天鹅则常常栖息在水中,它们睡觉时,把头藏在翅膀下,象一条船一样停在水面上,一动也不动。但尽管如此,两只豺吃饱了可以在草海里打闹、翻滚和自由驰骋而不担心被人发现,因为广阔的草海芦苇就象青纱帐一样掩护着它们。不久,它们就有了它们爱情的结晶,花母豺生了四只可爱的小豺。
      不过,命运总是无常的,危险也正在悄悄临近。
      那时,母豺正在奶着孩子,几只小豺拼命地挤着,吮着,擂着它的奶头, 她肚子两侧的凸出的奶头早被奶水鼓涨得发红,小豺们的吸吮使它感到有一种幸福和迷醉的感觉,它闭上眼,往公豺普舍身上靠了靠,公豺普舍是强壮的,它的皮毛既暖和又浓密,肌肉也富有弹性,使母豺感到有一种安全、温暖和可靠,于是,便不由自主地,幸福地哼哼起来。
      而公豺却仿佛预感到了什么,它警惕地抬起头,两耳不断地变换着位置,专心致志地聆听着周围的动静。许久许久,它不安地抬起头来,公豺普舍不顾母豺的感受,一下子本能地跳起来,紧张、不安、焦虑地快速地在四周嗅着、奔跑着。终于,它凭敏锐的嗅觉和感觉知道,有人进了草海。
      它围着母豺不断地转着圈子,用头去拱它,用鼻子去碰它鼻子,用尾巴在它身上扫来扫去,试图尽量把危险告诉它。母豺很快便明白了,它不安地站起来,也围着它转,用头去顶它,似乎要它拿主意。公豺普舍抬头望望天,又把目光投向远处的沼泽。母豺立刻明白了,公豺要把偷猎者引进沼泽,它们和小豺才可能保得住。
      于是,它们立即把小豺叼进芦苇荡藏起来,然后,两只豺回过头,互相交换了一下目光,公豺的目光里充满凄怆、悲惨、壮烈与哀伤和无可奈何,然后,公豺才分头义无反顾地,返身反而迎着危险跑去。
      偷猎者名叫强。
      他已在深山里转了好几天。带的干粮早已吃尽,此刻,肚子里正叽里咕噜地响。他想喝点泉水填填肚皮,可他忍住了。这无济于事,他使劲地勒了勒裤腰,在一块山石上坐下来。
      多想抽烟啊。他想。
      可他终于忍住了,他不想让几天来的努力前功尽弃,野物对烟很敏感,一旦嗅到了烟味,就会窜得远远的,如今,要猎一只野物已经很不容易了,何况,还是一支豺。
      这时,他发现了公豺,并跟了上去。
      但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个胖胖的,满嘴黄牙的信用社主任,为什么偏偏要一颗豺心,他本来就狼心狗肺的了,难道真象他说的那样作药引?
      他别无选择,他只有给他,想着生病的老娘,还有承包鱼塘欠的款子,他终于咬牙点了头。强就这样进了山。一连转了七天,在第八天头上,他才发现了那只遍身通红的豺。
      此刻,公豺普舍己明显地感觉到尾随在自己身后的偷猎者强,但命运就是那么残酷与无奈,为了妻子花豺,为了自己的子女,他只有舍命去保全它们。它的心里充满凄怆、悲凉,然而,却似乎没有怨恨,虽然它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生长死亡的规律,它自然也有自己的命运。但它却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的归宿,显得很从容镇定。终于,它来到一个光秃秃的山岗上,在一块大石头上蹲下来,返身望了望远处一望无涯,莽莽苍苍的草海,在心里与妻儿告了别,便对着苍天长久地嗥叫起来。
      它的叫声嘶哑而苍凉,仿佛从遥远的另一个世界传来。它每一啸叫,强都感到有黑黝黝的岁月移过来,遮灭山谷和月亮。它的叫声传达出一种深沉而久远的凄凉,使强感到头皮一阵阵发麻。
      突然,那豺不叫了,猛地一转头,直楞楞地盯着他。
      强大吃一惊,心里一阵慌乱,原来,豺早就发现了他呀!!
      慌乱中,强急忙开了枪。
      公豺无声地倒下了,没有挣扎,也没有嚎叫,只有一刹那,让强在它的目光中,读到了一种宿命的哀怨。
      强的心一颤,但它还是毫不犹豫地将豺剖开,取出它的心来。
      与此同时,花豺心里猛然一紧,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似的,立即掉头往山里跑去。
      而强却从另一条捷径直奔草海。因为主任说过,他不仅要公豺的豺心,还要小豺,那玩艺儿吃了大补。如果抓到小豺,他会免去他所有的债务。
      其时,正是傍晚时分,纷飞的蝙蝠己提前柒上了夜晚的黑血。萧瑟的金风正跌下坚硬的石壁,最后的一抹夕阳,终于从他肩头滑落,小路死死地在他脚下纠结,把他毫不迟疑地引入一片黑压压的山谷。而且,不知什么时候,突然起了一阵带着腥味的浓雾,使他深一脚、浅一脚,如同行走在睡梦中,正在这时,他似乎又听到了公豺的嗥叫。这使他觉得,他也有些象公豺一样,正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宿命,他不由得感到很恐慌,有些毛骨悚然,脑袋也有些昏昏沉沉地。不知道怎样走出险境。
      但他还是没有放弃,他实在不堪忍受那些打光棍的穷困的日子,他不能放弃眼前的机会,于是,咬咬牙,终于转出了那片浓雾。
      他曾经在草海里跟踪过公豺,所以,他并没有花多大功夫,就在草海中找到了小豺,母豺放心不下公豺,焦虑地跑上一处高地眺望着,强没有惊动它,而是悄悄地靠近小豺。
      四只小豺在草丛里挤成一团,见了强,它们并没有意识别临近的危险,反而望着它不断尖叫。强几乎毫不迟疑地将其一只只抓进口袋里,往背上一甩,便迅速离开了窝棚附近的豺窝。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没走多远,便陷入了草海的沼泽泥塘。
      也许是出于本能,或者出于怜悯吧,在他人整个沉下去时,他伸出一只手,把那装有小豺的袋子高高地举起,并用尽最后的力气把它扔了出去……
      透过眼泪、泥泞与浊水的帘幕,他迷迷糊糊地看见,那只花母豺正不顾一切地向装有小豺的口袋跑去。
      他含着泪笑了。
      他一点点陷落着。
      最后,当泥淹到他喉咙时,他悲哀地大叫了一声:“妈妈!……”
      那声音悲惨而凄凉,在草海上空久久迥荡,很快便消失了。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