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散文诗 >> 穿过我内心的一些事情
    穿过我内心的一些事情
    • 作者:王亚丽 更新时间:2010-02-06 02:42:56 来源:东方文学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2939
      一只鸟在最后的时刻
      
      那年的冬天深得有些不可预测,风爬上我家的窗台向我探望,
      灰色的眼睛充满了神秘,从云尖,走进我的想象:孤独的村庄留下了一抹影子。我说,我爱这一只鸟,但一切都晚了。
      沉默的叶子在一次次地向我问好,面对冬天的火焰,我说什么呢?
      一片荒土,一把阳光,一只麻雀,把村庄的生活告诉了一盏灯,
      母亲在灯下。一针一线把日子连起来,窗外的雪,树下的雨,路上的人,都与一只鸟无不相干。它的存在与死亡,在这个世界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鸟,在颤栗。
      我在鸟的不远处,想着自己的命运,
      也许在我的最后一刻,世界从阳光里走远,谁也追不上。
      两盏灯
      
      天快黑了,我从一辆运输时间的车上下来,转过第一个村口,家就到了。
      母亲看见我的身影,那些黑的细节,一次次地,她问了一遍。
      两盏灯在我的生命里挂着。一盏在屋外,一盏在屋内。
      每天,她都会坐在门槛上,看我回来。
      她说,时间在我回家的路上一定是匆忙的。
      我不懂她当时说这话的含义,而今,母亲已离我而去了,我却懂得了这句话。我想她再说一次,但是她再也不会说了。
      母亲去世的那个秋天,天气冷得特别的早,我走在两盏灯的光芒里,母亲已经不知道了。时间就这样被车子运到了远方。
      村庄一下子冷清了。灰暗。空洞。
      这些词语,是我平时不太喜欢的词语,然而,我看不到那两盏灯,却想到了这些词语。
      
      站在城市的肩头
      
      站在城市的肩头回想爱情,心情在一片风景里抵达灵魂,美女在穿过我的视线。她们像虫子一样钻进我的思想,把时光涂上了色彩。
      虫子走过来,问我喜不喜欢一片叶子的孤独。我回答不上来。
      她说,一段绸子的日子打开一个人的感情。
      也许爬上阳台的声音。比我的脚步要轻快。
      长着花瓣的话,在不断搬家。城西到城南,十多分钟的想象,隔我的生活很远。
      我们一同站在公交车的站台上,等待一辆车的出现。
      谁在比我高的地方看见了她?也许,她的微笑是无意的。但它打破了空气的纯洁。
      让风走得更远些吧!
      我一直在城市的肩头,回想。
      她走过来的一瞬间,她回头一笑。她……
      有打开的灵魂,从那个下午开始,我热爱上了这个城市。
      
      她在说一段爱情
      
      我想起高原,从风中穿过的。
      黄昏的歌唱比我的想象要嘹亮。从草尖的水珠走出来,安静的高原。飞翔着月光。
      时间在我的手指上留下了思念的种子,她说着在大学里的事情,一个人的天气是很冷的。
      她在冬天的时候疯狂地爱上一个人,这个人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她一天天地为他写信。
      信在一个雨后的下午又回到了她手中。
      她说,她的爱情是一条河,会永不停息地流。但她没想到,这个世界。爱情不是在想象中。
      我们在高原,面对面站着,她才相信。
      挥别高原的那个下午。空气里开满了玫瑰。
      她说,爱情的颜色,是玫瑰的颜色。
      城市又在她的生活里,长出了花朵。
      她的歌唱,就是我的歌唱。我们一同在城市里生活。
      
      留下来吧
      
      留下来吧,远方比我想象的还要远。
      大地在那一天,开始了突然失重。
      夜晚,我打开一个人的思想,独自站在谁也无法想到的角落里,默默地为自己祈祷。
      三月,我还没来得及想象,苹果在超市里打着呵欠。
      门外那支烟抽了一万年,它开始为我的爱情担忧。
      走回童年,季节在母亲的补丁上呼喊。
      探出城市的方言,在酒吧里被灌醉。
      留下来吧,一杯酒就是一种人生。
      雨在酒吧外下,我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我在酒吧里有些不安。
      坐在另外一个角落的人开始唱歌。
      她的歌声有些打滑,爬不上去的声音,不过很令我感动。
      我问自己为什么感动,找不到答案。
      她就这样陪着我喝酒到时间的尖端。
      走出酒吧,她醉了。
      
      理发店
      
      隔一条街,我对一个人说,该去理理发了。
      头发在一个晚上突然长长。
      是的,我对面的女孩,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她对我的头发似乎表示出一种出奇的痛恨。一剪刀下去,我的想象开始发生改变。
      她和我说话,问我用的是什么洗发水?我说,我也不知道。她笑,她认为我是不会不知道的。
      再一次强调,我真的不知道。
      她还是笑。她说,我的头发很好。
      她在这里说的很好,我更弄不懂了,什么叫很好呢?
      她与我很近,近得我们只隔了一层衣服。她的身体充满了诱惑。
      理发店装修得并不好,但它的顾客很多。我这下知道了这是为什么。
      说实在的,这女孩理发真好。我回到家对妻子说。
      妻子狠狠地看了我一眼,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往后我没再说了。
      理发店生意依然很好。
      
      商场里的时装
      
      隔下午不远了,坐在舞台边的女孩在打盹。
      音乐在睡梦中响起,她一下子醒了。
      走上时装的舞台,她的曲线在音乐里完美,她的气质在步履中呈现。在台边向着每一位人微笑,从微笑里我读懂了一个女孩的生活。
      苹果长在了她脸上,我想问她,这只苹果我可以吃吗?
      花开出她的微笑。我知道,这个舞台是属于她的。
      音乐穿过灵魂,我感觉到了,她的出现就是音乐,她谱写在我的人生里,从此,生活有了色彩。抬高眼睛,把时间凝固我的手指上,让我看清这个世界的美丽。
      她的表达不是大众的,也不是个体的。
      走进时装店,总是女人的笑声最先迎出来。
      高贵的目光,从我面前走过。下午,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呢?
      
      音乐房子
      
      谁在这个时候走红?
      用音乐码起的房子,在她的出现之后变得有些说不清楚了。
      架在想象之上的鼓,在我敲打三遍后,夏天与秋天打起了架。叶子最后只好出走。她到了哪里?音乐弥漫在空气里,让我无法回到从前。
      音乐在一杯酒里认识了一个人。
      我在散文诗里认识了自己。
      打开以前写的散文诗,端上一杯酒,时间就这样,为我在这个城市里找到了出路。
      目光和酒碰杯,我和爱情一起散步。
      我们每个人都是音乐房子的主人。
      墙上谁为自己涂鸦了灵感?
      桌子。凳子。酒。杯子。
      每一样东西在不同的角度发生着改变。
      音乐和爱情在一起,我和谁在一起呢?酒隔了我几张桌子,凳子在为酒打抱不平。
      音乐房子,生活在成都的年轻人都知道,在玉林。
      
      一盏灯的往事
      
      一片老城区,在一盏灯里变得更老。那个坐在灯下的人还年轻。
      窗外是雨和风。
      我在她的生活之外。也许没有谁知道,她的将来与这个城市有关。
      灯,还亮着。
      这是我后来知道的。
      15瓦,比我的想象还要昏暗。
      当她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已经是很多年后了。
      她是一盏灯,在我的生活中。
      不是15瓦了。
      她说,走过的这些年,灯是她最好的朋友。
      我看着她在灯下为自己的人生书写篇章。灯就变得异常的古老。
      面对黑夜,我还说什么呢?
      一盏灯就这样与我的生活保持亲密关系。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