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8-06-22 08:25:54 回家
    五年前,他怀着一腔热情跟着进城的队伍离开了生他养他的这片土地。临别时他对母亲说“赚了钱我就回来看您”。从城里回来的乡亲们,穿的都很“讲究”,花钱也很“大方”,他的一颗心也不平静了。他心想,自己又有文化,浑身又有使不完的劲儿,进城肯定能混的比谁都强,他很自信,仿...   [阅读全文]
    2018-06-13 10:24:18 斑鸠:屋顶上的男人
    我爬上阁楼,推开关紧的门。因为长时间没人打扫,空气中充满灰尘的味道。一些角落也被虫子占据,密密麻麻,纱窗一样地布满了蛛网;地面上也堆满了各种杂物,像是个寂静的坟场。我环顾四周,看见床底下的一个长箱子。它是唯一显得平整的,、崭新的,金属制的把手在微光中浅浅发亮。...   [阅读全文]
    2018-06-11 10:18:26 王思发:管人
    这个部门装备了人手一台电脑以后,明显出现了日常维护保养跟不上,急需配备管理员的问题。虽然少部分人先前出于兴趣爱好,好奇心使然,对它的效能,功能,构造,使用,保养等等,略知一二,但是对于大多数人说来,还称得上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使用这种新式武器。正因为是新生事...   [阅读全文]
    2018-06-08 09:02:55 付尚林:十三刀
    阳光出奇的暖,捂了一冬的心情似乎这时才直了一下腰。闻到了香气酒味,它的源头是桥头的一杆旗,旗是个招牌,斜斜的从一幢木楼的窗户里飘出来一个酒字。那时喝酒的地方叫酒馆儿,吃饭的地方叫饭馆儿,又吃饭又能喝酒的地方叫酒店。其实酒馆儿也好饭馆儿也好,都有酒有菜,酒店档次...   [阅读全文]
    2018-06-07 01:26:03 江冬:《边城》和《局外人》的比较阅读
    《边城》和《局外人》的比较阅读</h2>□江冬《边城》和《局外人》,两位作家在写出这两部作品的时候,都还很年轻,一个32岁,一个26岁,这说明青年时期也可以写出很优秀的作品,这对我们是一种激励。此外,《边城》和《局外人》都分别继承了东西方不同的文学传统,是很有代表性的...   [阅读全文]
    2018-06-05 08:36:26 范墩子:口琴
    高雯躺在床上。她闻到了一股苦涩的味道,鼻翼不由得紧了一下。她忘记了时间,也不想去弄明白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她感到有一个模糊的幽灵就在她的跟前,围着她发出嘶嘶的鸣音。在某个时候,她曾看见过这些奇异的幽灵,它们浑身长满了红色的毛发,嘴巴大得能装下去一袋子面粉,那发亮...   [阅读全文]
    2018-06-04 09:10:56 王思发:育女
    起初,女儿琳琳家庭的银子,应该说还是比较令人羡慕的。不说是滚滚而来,保守点说的话,起码好歹也算是银水一股,源源不断。要是长期精打细算,省吃俭用的话,可以说是长期不差钱的:爸爸是在大城市打起灯笼火把都难得找的好单位,迎着创业创新的强劲东风,毅然决然辞职下海,回到...   [阅读全文]
    2018-05-30 09:21:57 王思发:面试
    夜间,老黄和老婆在客厅,同坐于一张沙发上,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电视上的朗读者节目。忽然老婆隐隐听到老黄的手机,在卧室嘟嘟嘟地响开信息彩铃,就火爆爆地连喊他去接,可是仍然巍然不动。响毕过好一会,他怕耽误正经事才淡淡地说:“你去看看是又来骚扰啥子的哟。”“恭喜你光荣进...   [阅读全文]
    2018-05-29 10:51:24 曹帅:长生
    李老汉的棺材被砸得粉碎,他瘫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地上的那堆棺木。李老汉的大儿子阿富默默的收拾起那堆漆得通红的木头。二儿子阿贵还在理直气壮的骂着那些已经走得没影的一伙人,他起初骂他们是被狗日的婊子在臭阴沟里生的杂种,专干这种丧尽天良的缺德事。后来,...   [阅读全文]
    2018-05-28 08:25:14 斑鸠:屋顶上的男人
    我爬上阁楼,推开关紧的门。</h6>因为长时间没人打扫,空气中充满灰尘的味道。一些角落也被虫子占据,密密麻麻,纱窗一样地布满了蛛网;地面上也堆满了各种杂物,像是个寂静的坟场。我环顾四周,看见床底下的一个长箱子。它是唯一显得平整的,、崭新的,金属制的把手在微光中浅浅...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