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8-11-20 08:33:16 黄跃华:软肋
    1宋如春参加完一个同学的生日晚宴,回家后第一件事便是打开电视机。电视台的朋友告诉他,今天的《海阳新闻》有他的报道。八点整,新闻开始了,总共二十分钟,县委书记一个人就占去了八分钟。三个会,三次重要讲话,提了数不清的要求。接着副书记、副县长一一亮相,等到宋如春出来...   [阅读全文]
    2018-11-14 09:06:30 李旭斌:离爱有多远
    车已报停两月,我还不敢上路。自从父亲出事,我往方向盘前一坐,父亲那血肉模糊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他让我这作女儿的悲伤,同时还毛骨悚然。这两天为了消除那血淋淋的记忆,我强打精神调整思绪,想点新的东西,这下便想起了他。我们只见过两次面,可两次我都对他太过份,现在我突...   [阅读全文]
    2018-11-08 08:34:02 “双百工程”小说类——琴殇
    熊涛望着那架风琴发呆。那是一架脚踏风琴,熊涛扛着它,已经走了四五里山路,只差累趴下了。陈思危呢,背对着风琴,望着淡淡的远山,想着心事。远山一派朦胧,接下来,就是苍茫的暮色弥漫开来,有如一张巨大的黑色幔子从空中垂落下来,要把这个世界严严实实地包裹住。四周的山岭,...   [阅读全文]
    2018-11-06 08:36:29 “双百工程”小说类:红脸
    在乡政府点过名,郑浩决定去鲁庄村找鲁飞。郑浩是乡纪委书记,党委书记唐子厚的一句牢骚话提醒了他。“郑纪检,我好不容易栽培的一个王牌书记,就这样被你一个处分,外加一个通报给毁了。”乡里上上下下都喜欢喊郑浩叫“郑纪检”。郑浩平常很少与唐子厚发生言语冲撞,这次因为是在...   [阅读全文]
    2018-11-05 11:34:45 “双百工程”——苏童:哭泣的耳朵
    哥哥比弟弟大三岁,天经地义的,哥哥应该照顾弟弟。但那年夏天哥哥交了几个不三不四的朋友,人像水一样地往低处流。他的喇叭裤勒紧了屁股,看上去随时会绽线,他的军帽歪着戴,帽檐下滋出几簇长头发,油腻腻的,抹过发乳,散发着一丝堕落的香气。他天天带着象棋到铁路桥下的公厕去...   [阅读全文]
    2018-10-30 08:55:08 王棘:檐前雪融时
    1天色似乎是在一个呼吸间暗下来的,现在古树村当街上就剩王满亮一个人了。他脱掉鞋子,抖了抖里面的土,把鞋放在左手边的石板上;另一只手在上衣口袋内摸索着,掏出卷烟纸和用来装烟丝的安乃近瓶子,慢悠悠地卷了一支烟。打火机发出“嗒”的一声响,他寻思着再抽完这一支,怎么也...   [阅读全文]
    2018-10-25 11:38:53 肖雅芳:空盗
    “那栋小区只剩一家,我们的狠人去了两次都没拿下,简直是奇耻大辱!居然有家伙怀疑那个女的有某种特殊能力,什么时候进去她都晓得。”“么鬼?”“很普通,单身女人、有过短暂婚史、离异无孩、做小本生意,老弟,你有兴趣吗?”“交给我。”“对了,还听说这人有几次自杀未遂。”...   [阅读全文]
    2018-10-23 08:36:55 张寄寒:作家的乡情
    张寄寒:作家的乡情</h1>一个静静的秋夜,我在灯下展读当天的《文学报》,一个触目惊心的标题:“著名翻译家吴岩因病逝世,享年九十一岁。”我与著名翻译家吴岩是同乡,虽然从未谋面,但却有着几十年的书简交往,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此刻,我的心情十分凝重和悲痛,回顾他对家乡的...   [阅读全文]
    2018-10-16 08:57:55 森海:补碗
    自从市里盛隆广场前头的喷泉里那个碗状的雕塑立起来,牵牛村里李二婶家运道就开始不好了,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三十年前李二婶骑着驴子嫁到牵牛村时,谁也想不到后来她的命会那么苦。李二叔在李明辉三岁时跑到城里去打工,没多久就跟着一个在饭店里当服务员的女人跑了,老婆孩子...   [阅读全文]
    2018-10-12 09:42:44 林万华:卫兵与团长
    新兵薛明抬起手臂,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离大年初一还有一刻钟。薛明站在警卫室外,眺望夜空,烟花绚烂,爆竹声不时传入耳中,触景生情,他心里不由得就想起老家、父母,眼里便泪花涌动,十八岁的他,这是第一次在外过年。部队航油库,周边为田地,积雪覆盖着,白茫茫一片,单调、沉...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