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21-02-25 10:04:43 朱江:女人心归何处
    一五月的南方,天气多变。昨天还是艳阳高照,云淡风轻,今天清晨就突然刮起了大风,并且还沥沥淅淅地飘起了蒙蒙细雨。风雨中,一个瘦弱的身影从梦缘小区内缓缓地走了出来。她一手撑着雨伞,另一手拖着旅行箱,她的身影在这清冷而朦胧的风雨中,看起来是那么的单薄和孤独。她来到马...   [阅读全文]
    2021-02-24 08:50:11 李璐:那些被忽略了的痛苦——读池上小说近作
    读池上的《在长乐镇》《桃花渡》,仿若自云深处走出一个艳影,穿着剪裁得体的旗袍,袅袅线香,爵士乐低低盘旋;这个艳影又频现于现世生活的风雨,伤心迸泪。几年前,与池上聊,池上说,这些人物原型与情感心理,她用虚构的多;而自己熟悉的人物与情境,是要过几年,待写作有了更强...   [阅读全文]
    2021-02-23 10:24:07 徐敏《兼爱》小说推介及节选
    本文的主人公是我国墨家创始人墨子,墨子被后人冠予的头衔非常多:思想家、哲学家、科学家、军事家、逻辑学家、社会活动家等等,说明墨子在很多方面都很有造诣,对我国的文化创造有极大贡献,很值得大力宣扬。本文就是想为宣传墨子出一点力。因为要展示一个真实的墨子,所以本小说...   [阅读全文]
    2021-02-20 08:34:13 马兴国:墙
    根宝醒来的时候。四周黑漆漆的。根宝觉得有些头疼,身子犹如注满了水一般沉重,眼皮也像涂了胶一样睁不开。根宝还没弄明白自己睡在哪儿。费了好大劲,他才把自己从浑浊的黑暗中拉了起来---噢!原来自己睡在井下的巷道里!根宝摸索着拾起压在身下的矿灯,想看看自己睡在井下那条巷...   [阅读全文]
    2021-02-04 02:53:24 薛家河:此诗不关情与爱
    牛头镇中学已经开学一个礼拜了,里面看去仍是一个工地。黄土包四处可见,下雨天可滑了,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一个倒下能扯倒一片。没人认识薛清,他就像天上掉下来的。一个人抱着书,勾着头,看着脚尖全神贯注地走路,在喧闹中尤其扎眼,很多女生都开始注意他了。薛清内心是自卑的...   [阅读全文]
    2021-01-27 10:38:57 阮夕清:窗外灯
    想着小区垃圾桶中的那窝拳头大的奶猫,许荣生睡不踏实。附近又在修路,挖掘机掏地的震动绵绵不断,中间停了会,估计司机抽烟去了,窗帘后漏出几声轻细的鸟叫,好像有人在小声说话。他起床后看了下座钟,下午两点刚过,阴天。小区路旁,三个小学生拍皮球,球弹来弹去,调皮地击打着...   [阅读全文]
    2021-01-22 11:31:52 王炬:霍大刀
    本镇第一肉店霍老爹,很有一些本事。酒喝几海碗,生蒜吃几头,都算不得事。最拿手是抡大刀剁肉。十余斤的厚背大砍刀,抡得浑圆,弧光一闪,嚓!肉便开了一半。脚踩肉案,拔出刀来,照样抡起,嚓!又是一刀,仍砍在第一刀口上,别说砍出新茬来,连个肉渣都不曾跌落一星。最绝的是顾...   [阅读全文]
    2021-01-18 09:04:06 王思发:投医
    儿子法法腰间盘突出以后,在县城康民按摩店,由双目失明的男士下手一星期,仍然腿脚麻木,坐卧不安。爱子若命的爸爸纷纷,看他一天到晚的狼狈样子,就饭桌上提醒,哎,莫就在这个小当当地方花空钱,受洋罪,还是快点到省城大医院投医,谨防。儿子听到此,放下筷子歪起脑壳答,啥子...   [阅读全文]
    2021-01-18 08:58:48 解勇:“自然醒”
    成芳刚从拉萨回来,坐的火车软卧,在车上可以睡觉——她带着两个孩子,六岁的孙女和两岁的孙子,去找爸妈的,孩子的爸妈都在拉萨打工,奶奶带来与爸妈亲近。亲近以后跟奶奶回家。回家以后,成芳的姐姐正在探亲,还是要问她休息情况,特别是睡眠状态。路上睡觉自然要受影响,想回家...   [阅读全文]
    2021-01-11 09:07:30 汪葆夫:抢亲
    祥子是无意间在街上撞见霞的。那时他们彼此不认识。但祥子早就知道霞的大名,在老君镇流传着一首歌谣说:“地上牡丹,天上凤凰,三乡五里,杜家姑娘。”杜家姑娘就是霞,是杜家庄北头修鞋匠老杜家的二闺女。祥子是老君镇街上“醉八仙”酒楼的小伙计,刚到没几天,出去给老板买东西...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