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8-10-11 02:26:32 谢洪艳:绝症
    午后,磨盘村上空的天色变了又变,先是乌云翻滚,一阵狂风扫过,把浓墨似的云团搅散了一些,阳光从散开的乌云间隙迸射出来,像无数银色的剑光直刺大地。不大一会儿,黑云再次汇集成团占据整个村寨上空,终于,一场有备而来的大雨泼洒了一个多小时,让磨盘村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景...   [阅读全文]
    2018-10-08 09:14:13 王思发:特别绿卡
    花枝招展的打工妹艳艳,真是倒霉。头天下午接班时,还清清楚楚地看见,紧挨地面的,没有安装门的货柜边边,整整齐齐的放着十包花里胡哨,鼓鼓囊囊的薯片,啷个到交班时进行盘点,数来数去大半天,还是只有九包。她顿时手忙脚乱,心里咚咚咚地直跳:当赔匠事小,才价值九元多,要命...   [阅读全文]
    2018-09-29 03:09:32 米可:做一条野生鲤鱼
    一所长老段开车把胡楠捎带回金山林场招工登记那会儿,金山派出所的教导员,也是胡楠他爹胡东来正行走在护秋巡逻的山间小径上。经过一处窝棚,老胡习惯性停下,喝口水、喘口气、将劳保鞋里的小石子抖出来,然后便背靠着窝棚,看沟里飘散的几缕青烟。老胡仿佛能嗅到熟悉的烟火味,也...   [阅读全文]
    2018-09-25 08:49:50 陈再见:草木深
    小镇叫云落。省道上字迹剥落的指示牌上显示的却是“云洛”,不过大老远,余树从前挡风玻璃的右上角瞥见时,就感觉“云洛”二字有失重之感。拐进边上的加油站,穿红色马夹的小伙子靠近车窗,问95还是92。余树倒先急于确认前面的小镇是“云洛”还是“云落”。得到确认后,余树熄火下...   [阅读全文]
    2018-09-19 09:11:01 王思发:蓝玫瑰花方艳
    眼前一亮。付出才有回报。刘妈妈的邻居王哥,一年四季一背太阳一背雨,平生心力交瘁,忙前忙后,养育了四个小字辈。说来也极巧,兴许是应了屋檐水滴旧窝,养儿防老,多子多福之理,个个大有良心孝心善心。即使哪个能力稍差一星半点,钱微少一丝半毫,仍然宁输人头,不输码头,自觉...   [阅读全文]
    2018-09-17 09:20:26 编辑推荐:刘加勋——陌生人
    </h6>这个冬天特别冷,我站在门口等待父亲的归来。母亲告诉我说,等到大雪漫天飞舞的时候,父亲就会回来的。我知道父亲选择大雪覆盖的冬天回来,多少带有一点童话中的浪漫和希冀。我站在院子里,看见落叶覆盖着紫檀树故乡的大地,风也是无头无脑地吹着,半路上偶尔有几个过路人,...   [阅读全文]
    2018-09-12 08:43:29 “双百工程”小说类:马荒村的太阳
    一我刚一到马荒村,就听说太阳被卖掉了。到达马荒村是很久以前一个夜里的事了。至于它究竟在祖国版图的哪个角落,现在的我已经无从考证。只记得当天我带着猎犬大黑去岭南的某一片丛林里打猎,身上还带了一本泰戈尔的《飞鸟集》。没想到却迷了路,一夜奔波之后,大黑不知去向,天亮...   [阅读全文]
    2018-09-10 07:30:05 吕家严:谢谢那个女人
    1这是真事。当思华隐隐约约听到同事在办公室里议论这事时。她有些迷糊。不感兴趣、不关心;不同情、不谴责。她连同她的生活已有些麻木,生活中的伤逝太多,有时隔不了多时一起。她想躲开这种无聊频繁的死亡,想进入一种度生死之外的宁静。她甚至想避开生活里一些很庸俗的人事。除...   [阅读全文]
    2018-09-05 09:22:31 周浩:给我一把羊角锤
    一这一天上午,龟城镇书记王广德家的儿子结婚,鞭炮声不绝于耳,炮仗的碎屑铺满了大小街巷;龟城前屯孙家的才女正在破旧的戏台上唱曲儿,好嗓子高低婉转,围观者堵住了左右路口;偏偏后屯顾家的老爷子顾世清仙逝,唢呐锣鼓声高却悲,哭丧队已走过了远近的村户。哭丧队来到后屯与前...   [阅读全文]
    2018-09-03 08:47:34 小珂:地下城
    “你知道那是什么?”羽指着那个装置问。此刻,我们身处城市中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一个宽大的十字路口。五彩的车辆,凝重的人群,骄阳下,像一颗颗变形的棋,迈着黏稠的步子,拖着圆滑的水印,在水汽中沮丧地移动。路口的东南角,坐着一个巨大的装置,由两个十米高的圆柱体组成,...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