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好诗赏评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2017-07-11 08:41:48 王思发:大妹子
    呋!大妹子把空调被子掀在一边,跃身下床,没有叠被,没有洗脸,没有梳妆,就咚地关上防盗门,匆匆消失在朝雾蒙蒙之中。睡在大妹子身旁,迷迷糊糊的姐姐,被闷声闷气的防盗门碰撞声吵醒了,嗯了一声,迷迷瞪瞪地,侧翻个身,无意识看了看大妹子的被窝,就继续睡觉。心想:这门的响...   [阅读全文]
    2017-07-05 09:12:59 黑水冰天:李一刀
    自古以来就有好汉无好妻,赖蛋守花枝的说法。在我们北镇,这一说法就得到了验证。北门里有个叫李三的剃头匠,长得又瘦又小,两只蛤蟆眼,一口大黄牙,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你别看他长的像个瘪三,没有孩子样,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俊媳妇。要说他能娶上这样的俊媳妇,也是他心眼好,老...   [阅读全文]
    2017-07-05 09:10:08 王思发:老头子
    哎哟,哎哟,老头子身着一套蓝布装,脚穿黑面子,白底子布鞋,头戴鸭舌帽,冬瓜子脸型,在离医院两公里左右的,下坡烂水泥道路上,时不时像钟表一样走圈,遭身边拿白果树条子的女的拍了拍,抬抬头,眨眨眼,怎么也不愿意站起来,嘴巴还哼哼唧唧地。这时,上上下下,南来北往看出土...   [阅读全文]
    2017-07-03 09:43:33 王思发:修车子
    在夏日炎炎的蓝天下,略显富态的她,汗流浃背地推着三轮车,朝名车修理门市部蹒跚接近。“快去,帮推一下,大热天的,忒老远走过来不容易。”在门市部望眼欲穿,眼尖如鹰的师傅,一抬头,看见了她,马上对身边玩手机的徒弟指手画脚起来。徒弟飞一般跑过去,递给一小瓶矿泉水,便推...   [阅读全文]
    2017-06-30 08:09:34 王思发:撤摊子
    大毛开自己家的拖拉机,给邻村预制板厂的老板,送重货出去时,上完乡村机耕水泥道,刚下坡不过二十米远,拖拉机就拐个大急弯,朝路边的两棵核桃树中间冲过去,直直地落在一丈左右高的冬水田背坎,车毁人亡。痛定思痛,谈起造成事故的原因时,林子大了,什么鸟鸣都有:啥子超载超速...   [阅读全文]
    2017-06-30 08:07:03 王思发:读书
    二娃满六岁那年,去找一个乡村巡回剃头的,男跛子剃头匠剃头,他剃到快要完的时候,忽然指倒二娃子的头,对旁边等候的人说,嗨,你们看哦,这个崽儿将来长大了,有搞头哦,脑壳大,发际高,不当地头蛇,也当座山雕。听的人一阵哈哈大笑。他接着指了指额角又说,要占读书的光,吃三...   [阅读全文]
    2017-06-27 10:34:20 杜单龙:刀客
    刀光过处,尽是凄凉一片。他胸口处有些许凉意,他意识到是对手的刀锋刺入了自己的胸膛。这不是他第一次如此的靠近死亡了。他知道,自己一死,江湖上就会传出逍遥客吴世光败于无涯峰。落日辉宏,凄美照人。无涯峰的景致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的,想当初,他的第一战就是在这座山峰。那时...   [阅读全文]
    2017-06-23 10:32:34 李迪:非常送行
    王善的落网跟一次代号为“霹雳”的行动有关。那是三年前的一个冬夜。街东北角的“蓝调酒吧”霓虹闪烁。在三楼一个灯光幽暗的雅间里,坐着人称“金胖子”的金林。他对服务员端来的美酒似乎并不感兴趣。他在等人。此刻,他要等的人已按时到了楼下,一高一矮。高的叫王善,矮的叫吴余...   [阅读全文]
    2017-06-23 10:24:27 侯发山:大玩家
    提到徐达,小城收藏界的同行都会说,人家徐达吗,大玩家。听那口气,绝对没有羡慕的意思,明显带着嘲讽的意味。别人玩收藏都是专注一个领域,或玉石,或字画,或陶器,或织绣,等等,徐达什么都偏爱。城南有个古玩市场,徐达去溜达了两趟后,开始往乡下跑,专去那些交通不便的偏远...   [阅读全文]
    2017-06-21 08:03:29 李官峰:白日焰火
    下班后,袁晓腾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回家还是去女朋友那里,他思量了一会儿,回去也没啥意思,还不如出去耍一下。袁晓腾开车,在周北十字路口停下,买了一点猪头肉,买了一捆青岛啤酒,他今晚想喝酒了。开着车一直向双勇村跑去。进了村子,鸡鸭狗猫在街道上乱叫。袁晓腾一直开到村子...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