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0-03-06 03:02:36 路童:马头村的那些爷儿们
       [阅读全文]
    2010-03-05 05:49:41 王阿若:阿里守水
       [阅读全文]
    2010-03-05 03:33:57 苗凤军:雨夜那把玫瑰色的花雨伞
    <!--正文内容begin--></H1>  天真是恼人哦,怎么说下雨就下雨,并且在这晚上,放学回家的时刻。刚才还是好好地天,满天的星斗,不知何时来了一片云,转瞬间就刮风打雷下起了大雨。真是应了老祖宗说得那句话了“六月的天,猴子的脸,说变就变。”玫子晚上下了学,急忙来到了马路...   [阅读全文]
    2010-03-04 03:52:58 友情专稿:郝奇杀了一个人
    好,来了。郝奇给自己说着,就噌地站起来,把还没吃完的一块火烧夹肉踩在脚下,摸摸腰里硬硬的东西,就冲着不远处一辆三轮车快步冲去。  这是一辆带篷子的豪华三轮车,它停在了一家舞厅前。车上跳下来一个超短裙披肩发的年轻女人。女人付了车钱,高跟鞋点地开始晃臀扭腰往舞厅走...   [阅读全文]
    2010-03-02 04:57:48 断墙
    <!--正文内容begin-->  冬末的太阳早已缩进山坳子里去了,油灿灿的光染亮了天边的闲云,又细致地给彩云描上了金色的丝边。陈老太家的瓦檐上给余晖抹上一层淡金,就连屋顶上青灰古旧的板瓦也被润得暖暖的,泛着古朴的味道。  在这个滇南县城僻静的角落里,这样的瓦房怕也是难得...   [阅读全文]
    2010-02-27 02:27:31 友情专稿:雨夜茶香
    <!--正文内容begin--></H1>  一  忽然好想看看女孩的身体,那种一丝不挂的。当然,仅仅是想看看而已,百分之百的纯洁无瑕。一如少年的憧憬。  于是跟许薇说了。  “哪有像你这么求人的……”她嗔道。  不过语气还算平静。  那是落花飘零水面的平静。我甚至觉得,自己...   [阅读全文]
    2010-02-26 02:39:22 被户口牵绊的诗歌
    <!--正文内容begin--></H1>  一  一大早,天上的太阳就炙烤的马路像蒸笼,大日头下急急走在南粤特区大街上的诗歌,本来上街是给老家里的父母亲寄钱的。十字路口等绿灯时,见人行道那头红润脸膛穿印着“下岗创业”桔色T恤胖胖的美莲嫂,在马路对面大声吆喝,“快来看,快来买呀...   [阅读全文]
    2010-02-24 03:10:16 我把父亲弄丢了
    <!--正文内容begin--></H1>母亲带着我从医院回到家,发现父亲不在,直到夜深人静,仍未归来。一种不祥的预感让母亲感到一阵惊慌,她把屋子巡视一遍,发现父亲的二胡、笛子、口琴以及书画诗稿都不翼而飞。母亲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忍不住坐着地上放声痛哭。那时,我刚刚出生四天...   [阅读全文]
    2010-02-24 02:13:22 十八盘的“情歌”
    1“骟蛋了!”“骟蛋了”水娃牵着一个叫“白脸门”的黑犍牛向凸上走。放学归来的一群孩子听到“骟蛋”的喊声,一窝蜂地向凸上撵。凸上是生产队的保管室,保管室前有一个大道场。山娃已牵着一个小黄犍牛先到了场上。道场上已来了许多壮汉子。年青妇女来的很少,骟蛋不好看,看骟蛋...   [阅读全文]
    2010-02-22 02:48:08 我的连长我的哥
    <!--正文内容begin--></H1>  经常有想去部队当兵的年轻朋友问我,当兵感觉怎么样?部队好不好玩?我总是笑笑回答:“没有当成兵,后悔一辈子;当过了兵,后悔三年!”,年轻的朋友们眨巴着眼睛望着我,眼神里写满了疑惑,似乎想要弄清这到底为什么?我告诉他们,这是我的连长哥...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