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2010-02-22 02:48:08 我的连长我的哥
    <!--正文内容begin--></H1>  经常有想去部队当兵的年轻朋友问我,当兵感觉怎么样?部队好不好玩?我总是笑笑回答:“没有当成兵,后悔一辈子;当过了兵,后悔三年!”,年轻的朋友们眨巴着眼睛望着我,眼神里写满了疑惑,似乎想要弄清这到底为什么?我告诉他们,这是我的连长哥...   [阅读全文]
    2010-02-21 04:49:12 故乡人物小记
    <!--正文内容begin--></H1>  我用拙劣的笔,记录下已逝去的或正在老去的故乡平凡的人,让这些平凡的人生留下些许墨迹,作为他们曾经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留念。  四奶  我是一九六九年初认识四奶的。那时的四奶已快八十岁了,昔日嫩白漂亮的脸已是酱紫色,如风干的肉贴在脸庞骨...   [阅读全文]
    2010-02-21 03:46:42 把自己叫醒
    </H1><!--正文内容begin-->  早晨起床,刘云到阳台推开窗户,看到天空低垂的乌云,她心中窃喜,举起双臂,用力地将身体向后弯成一个弧线,同时缓缓地吐出一口闷气。天要下雨,她就可以心安理得、坦然舒适地呆在自己家里,不用再到市综合办公大楼“上班”,之前刘云可是风雨无阻...   [阅读全文]
    2010-02-12 02:44:34 浮华不过半场戏
    <!--正文内容begin--></H1>一  逆光。我穿梭在仲夏的夜。影子,以婆娑的姿势把路灯之间的空隙填满。  我抚摩着手机的键盘,不去发出任何一点声响。在南方的候车大厅里等车,听着夜里蜷缩在角落里的鼾呼声。我独守着寂寞,反反复复地脱下无名指上的戒指。那枚银质的东西像是一...   [阅读全文]
    2010-02-11 05:32:31 流年往事
      回到家,我就将自己扔在地板上,不想动,不想说话,不想睁开眼睛。然后直到天黑。  我躺在地板上睡着了,路的电话打来,我还有点迷糊。  “喂。”我的嗓子有些沙哑。  “桃子,出来,比特力。”路说完这句话便挂了电话,很多时候,我都插不上一句话,张开的嘴还没来得及...   [阅读全文]
    2010-02-09 02:24:25 夺命神枪手
    <!--正文内容begin--></H1>天下绝技龙呈祥是一个大大的怪人。他本是山东潍坊人,18岁时参军来到四川,已在武警部队驻川东分区服了8年役,因为他的怪,至今还没退役。每年到了决定退役名单时,首长们总会将他的名字悄悄地画去。原来,此时,每年一度的大比武又要拉开序幕了,如果没...   [阅读全文]
    2010-02-08 03:15:42 “红”灾
       [阅读全文]
    2010-02-06 03:16:54 大师
    </H2><!--/info-->  上午九点钟,年届八旬的著名山水画家黄云山,正坐在画室的大画案前用紫砂壶啜着茶,目光却落在一张铺好的四尺宣纸上,构思着一幅《深山行旅图》。  门铃小心翼翼地响了。过了好一阵,门铃再一次响起,透出一种急迫的心情。  怎么没人去开门?小保姆呢?...   [阅读全文]
    2010-02-05 02:51:28 宿命
    </H2><!--/info-->  对于公豺普舍和花豺来说,草海无异于天堂,它们在那里渡过了它们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那时,草海几乎人迹罕至,这里是各种鸟类和小动物的天堂,各种候鸟在这儿繁殖,山鸡、野兔在这儿生长。公豺普舍和花豺自然如鱼得水,它们有捕不尽的食物,除了那些山...   [阅读全文]
    2010-02-04 03:05:22 一个调酒师的爱情故事
    <!--正文内容begin--></H1>  她是个舞女,他是个调酒师他们在一个豪华的酒吧里工作,他们彼此注视对方。  可是,却从没说过一句话。他叫风,她叫叶儿。  或许,风注定是叶的距离  或许,叶注定是风的方向  时光就这样戏剧性的流着  不变不迁  直到有一天,他洒了香...   [阅读全文]
  • 资讯导航